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与太行、吕梁、黄河的扶贫情缘

时间:2018年09月12日 08:54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经济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山西新闻
分享到: 评论:

河曲县赵家沟村

    

多年新闻生涯,让我与太行、吕梁、黄河交集了一些扶贫故事,经年日久却难以忘怀。

    有一首赞美山西美丽如画的民歌,被山西籍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唱得家喻户晓,那就是《人说山西好风光》。其中最著名的唱段便是“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你看那汾河的水啊,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旁。”
    大家都知道,山西最主要的地理坐标就是太行、吕梁、黄河、汾河。汾河是黄河的支流。歌里把太行、吕梁、汾河唱得那么风光旖旎,可实际情况是太行、吕梁,以及汾河汇入到的黄河其周边地区,都是山西重点集中连片的贫困区域。大部分的贫困县、贫困人口都分布在这里。
    多年新闻生涯,让我与太行、吕梁、黄河交集了一些扶贫故事。

太 行

    我作为扶贫队长,曾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山村进行扶贫。村子古朴美丽,看上去是典型的太行山村庄的风貌,有石板屋、石子路,还有小河从村庄穿过。村子前后都是山,满目苍翠。
    村里经济来源就是种地、养羊。土地比较贫瘠,收成不是一般的差。
    我们帮村里争取了一笔资金,大力扶持村子发展养羊。在我们帮助下,贫困户都买了羊,这些羊全由村支书亲自放牧、管护。
    村里的支书是一个复转军人,三十多岁,长得英俊潇洒,相貌一点不比现在的明星小鲜肉逊色。每天一早他便把全村的一百多只羊赶出去,直到夜幕降临,才把羊赶回村。
    支书是高中毕业生,能写会说,很有思想。
    我和他聊天,说,你年轻,有才干,相貌堂堂,就没想过到山外去发展吗?他笑笑说:“赵记者,其实我很享受在这大山里放羊的生活。在大山里走来走去,满眼都是美景,一天到晚看到的是蓝天、白云、草坡、溪流、山峦、雾绕、朝阳、晚霞、星星、月亮……更有那看不尽的花开花落,听不够的鸟叫虫鸣。不瞒你说,赵记者,我还特别爱唱民歌。在大山里唱歌,你会感觉自己和这周围的一切融合到一起,仿佛每天都和它们交流。我崇拜的偶像是石占明老师,他就是从我们这里走出去的。谁能想到一个大山里的农民能把左权民歌唱出殿堂级的水平。”
    让他一说,我也心生羡慕。其实,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就是养一只羊,但最终没实现。四、五岁时,在山东姥姥家寄居,看见放羊娃特别眼红。
    支书文学化的语言描述,是有根由的,因为他还是一个文学青年。
    作为新闻记者,我对太行山上的扶贫故事进行过多次采访。
    太行山的贫穷和封闭也是触目惊心的。我曾采访过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几乎有一半人是弱智,已经是恶性循环了。本来自己村里的弱智就多,别村嫁不出去的弱智妇女,也嫁到这个村,这样生下来的孩子好多也是弱智。这样的村子,村民大多过得一贫如洗。
    当年由张艺谋主演的电影《老井》,荣获东京电影节大奖,张艺谋也凭此片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获得四大电影节影帝的男演员。这部片子就是在太行山上的左权和和顺拍摄的。
    据说,摄制组到左权的一个村子取景时,村民们居然问,日本鬼子被打跑没有,可见其封闭。
    这个说法当年报纸、杂志都登过,尽管可信度存疑,但封闭落后是毫无疑义的。
    在和顺的许村乡采写扶贫新闻时,我住在许村供销社的院子里,住得房间还很凑巧是电影《老井》女主角住过的房间。
    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田桂兰,正好也在和顺进行戏曲下乡、文化扶贫演出。《打金枝》是田桂兰的代表作。演出结束后,我有幸采访了田桂兰。
    没想到,享誉山西的文化名人,也这么热衷于扶贫工作。

吕 梁

    上世纪九十年代吕梁山上有一个县,一年财政收入才3万元,捉襟见肘的财力,使这个县都不敢天天点亮县城的路灯。锁电闸盒的钥匙,就挂在县财政局局长的裤腰带上。
    吕梁山集中连片分布着众多国家级贫困县。生存、发展的基本保障、基础设施如交通、电力、饮水、教育等都很落后。
    为改变落后面貌,省里派出许多扶贫干部帮助当地群众脱贫致富,这其中有扶贫工作队,有挂职干部,近年来又有了第一书记。
    当年,我被一名在吕梁山上挂职的副县长的扶贫事迹所感染,于是爬山越岭到吕梁山对他进行采访。
    这名从省里某重要厅局来县里挂职的副县长,虽已经在正处级岗位工作了好几年,但现在才三十六、七岁。风华正茂、能力很强。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帮助当地政府彻底改变了交通面貌,而且在电力、饮水等基础设施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
    他的事迹很突出,我进行了深入细致的采访,最后写成一篇报告文学在报纸上刊出。他的故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挂职结束他回到原来所在厅局。之后因能力出众、业绩优秀,在四十出头便升至副厅长。
    本来有着锦绣前程的他,却在反腐大潮中折戟沉沙,因受贿一千多万而跌落深渊。
    在观看反腐警示片中,做为反面教材的他白发苍苍,面容苍老到我差点都认不出他来。他痛哭流涕地说,“我愧对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
    一个那么有奋斗精神的人,最终却成为人民的罪人,确实值得深思。
    现在吕梁山上的基础设施已经十分完善了,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纵横交错。
    最近,我到吕梁山上的一个县采访,惊喜地看到好多贫困户都住上了县城的高层楼房。他们大都是从偏僻的山村整村搬迁而来。国家给他们的补贴很可观,一个贫困户,每人补2.5万元,每人拥有住房面积25平米,另外装潢还有补贴。
    我走进一个刚搬入新居的贫困户家看了一下。四口之家住着近100平米的房子,房子装修得一点也不亚于城市人。煤气、暖气齐全。住这样的房子,他们基本不花钱,或者花很少一点钱。

黄 河

    现代画坛大师吴冠中,特别钟情山西的两个地方,一个是临县碛口李家山村,一个是河曲县赵家沟乡,一个就在黄河边上,一个离黄河也不远。
    吴冠中1989年10月采风时,行至李家山,惊呼这里像“汉墓”,他说,从外部看像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讲究的窑洞,古村相对封闭,像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赵家沟乡则保留了黄土高原丘陵地区的原始生态趣味,远远看去,呈现虎斑地貌神韵,吴冠中称誉这里为书画创作者和摄影者的“金矿”。
    这两个黄河岸边别具特色的地方,因吴冠中的青睐,吸引了各大美术院校师生以及美术、摄影爱好者纷纷来采风。
    因采写扶贫新闻,我也去了这两个地方。两个地方很美,但也都很贫穷。
    今年去河曲县赵家沟乡采访,发现生活在虎斑地貌环境中的各个村子,已不适宜村民们继续生活下去。好些村子交通不便,吃水靠水窖解决。
    这一天,我们驱车行进在虎斑地貌中,要到前面的葫芦山村去采访一下该村整村搬迁的情况。走进一李姓老人家里,发现老人正“着急忙慌”地要去医院。一打问,原来老人的儿子要带着媳妇和孙子从县城来看他,但不幸的是,在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一家人住进了医院。因村里手机信号不好,老人还蒙在鼓里。直到儿子托人带过信来,老人才急急忙忙跑了几里路,爬到山顶有信号的地方与儿子通了话。
    所幸,他们村现在已经整体搬迁了,李老汉终于离开了这个让他魂牵梦绕又爱又恨的地方。恨是恨生活上的诸多不便。
    这次,我们来河曲县进行扶贫攻坚的采访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带了一个新闻直播车、两架无人机,既配备了文字记者、摄影记者,还配备了多媒体记者。这一次,多媒体很出风头。我们做的现场直播,第一时间就传播到微信和网络上,好些视频的点击量当天就上万。
    在河曲采访,还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新闻,那就是父子二人先后主政河曲县,共同为河曲脱贫致富而奋斗不已。
    父亲任志华,在任县委书记期间,让河曲县水土保持创奇迹,国家水利部在河曲召开现场会,向全国推广河曲小流域治理的先进经验。河曲女子长相标致,于是任志华培训河曲保姆,进太原、上京城,成为河曲的一张名片。后来,任志华官至山西省文化厅副厅长。
    儿子任鸿滨,现任河曲县长。在采访他时,我和他聊道:“好多年前,我采访过你父亲,今天又采访你,感觉特别新奇。父子二人先后在一个县担任县委书记、县长,全国也不多见。”
    任鸿滨目前正致力于河曲县的脱贫摘帽,整村搬迁是河曲脱贫工作的一大亮点。
    太行、吕梁、黄河区域是山西脱贫攻坚的主战场。目前脱贫摘帽工作正有序地推进,预计到2020年,这些地方的人民将整体脱贫。

赵冰峰/文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