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黑白红三色激荡人生——本报记者专访“白狼”张安乐(图)

时间:2013年09月17日 02:02 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分享到: 评论:

他,是前台湾黑帮大佬,精神领袖,但是学识广博,说话不疾不徐,有浓厚的家国情怀;


他,为解救曾经的道上老大哥——当时的竹联帮帮主陈启礼,卷入“江南案”,被美国警方以贩毒罪叛处15年有期徒刑;


他,在大陆创办韬略集团,是全世界运动头盔最大的生产商,生产的头盔每年销售量占到全球市场份额45%以上;


他,为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治理想重回台湾,与绿营人士当面舌战,投身伟大的政治公益……


2005年连战出访大陆,在机场遭到绿营人士手持关刀、木棒围攻,他发动百余人对抗;


2010年,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独派团体叫嚣抗议,他隔海号召,包下50部游览车,动员两千人,人龙绵延300米,打出欢迎布条,大呼欢迎口号,力挺陈云林。


他是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先生。


从高中起就混黑道的张安乐,1964年,加入刚成立不久的竹联帮,而后依帮内所排之“班辈”,被取名为“白狼”。


往后几年,张安乐参与竹联帮各事务与战役,成为竹联帮总护法。在他一生之中,最受瞩目的是,由他翻盘的“江南案”,影响了华人政治世界的进程。


回台两个月,他给台湾社会带来了哪些冲击?引起了怎样的反响?他对老家山西有什么印象?


8月31日,本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张安乐先生,电话中,他思路缜密,声音亲切中有一种自信的力量。


我对大陆发展是乐观的


三晋都市报:你在大陆生活十几年,对大陆的情况很了解,你对大陆未来发展有什么样的看法?在大陆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张安乐:一天天看到大陆在进步,改革开放短短30年,沿海已经变成中产阶级的社会了,再过30年,继续沿着这个经济的轨迹走下去,整个中国大陆会量变发生质变,会变成一个中产阶级的社会。我对大陆的发展是乐观的,我认为这是百年来难得的迎来万世太平的前夕,但是美国、日本、台独势力等并不希望看到一个和平、强大、富强、民主的中国,他们会百般干扰,我相信现任领导人有政治智慧能够在这些惊涛骇浪中好好地把我们这艘船驶到一个万世太平的彼岸去。


我能做的,是在台湾做些事,台独是一个定时炸弹。大陆同胞及海外华人都很想把这个定时炸弹的引信拔掉。很幸运,我在台湾,时代的使命正好落在我的肩膀上,我们可以做这个事,如果不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国家,也对不起这个时代。


我在大陆最大的收获,第一,我是学历史的,中国人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到每个地方走一趟,历史就活在我面前,比如长征路我走一段、武昌起义的路我走了一段。我在大陆最喜欢去的是两个地方,一个是庙,一个是墓。我认为中国几千年有一个儒家的道统,我可以把它叫做儒教。中国古代的读书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没读过书,好多地方山川阻隔,语言又不通,但是为什么儒家的思想可以深入民心呢?可以把中国人凝聚在一起呢?就靠“忠”“孝”“节”“义”这些儒家思想的精髓,这些思想要靠关公、岳飞等他们的事迹来传扬。


孔子是一个思想家,关公是一个实践家。


我为什么喜欢庙呢?因为庙里面供奉的像关公、岳飞等历史上真有其人,他们为地方牺牲贡献,百姓为了感恩怀德,为他们塑像供奉。中华文化要靠这些庙传承。


戏剧也是一个文化的传承,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特色。关公的信仰是全国性的,每个地方还有地方性的,像城隍爷,背后都有一些感人的故事。


墓就像王阳明、文天祥、袁崇焕,我可以到他们的墓前,三鞠躬,神游古人,这都是一种收获。


第二个收获是,我可以把家乡的人带出来,我父亲是洪洞人,母亲是介休人,我把他们带到深圳来,他们在洪洞时还住在窑洞里。现在,他们有的在深圳开洗衣店、有的开书店,生活得到很大改善。第三代中我也供养了不少大学生。以前我在台湾也会给他们寄钱,但是给鱼吃不如给他们钓鱼杆。


我们做政治公益,从社会公益入手


三晋都市报:你在大陆做实业很成功,儿孙满堂,回台湾的目的是为了政治理想,你怎样在台湾推动“一国两制”?


张安乐:台湾现在两种声音,很多人对一国两制不了解,真正了解一国两制以后,大概会有一半以上人支持。但是需要我们以宗教家的精神让他们了解,我们中华统一促进党所做的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公益,我回台湾这两个月跑中部、南部,接受的人也不少。


问题是宣传的还是不到位。一些政治人物排斥(一国两制),因为政治人物希望两岸对立,就可以凸显他们的价值,就可以予取予求。对老百姓来讲,可能会被蒙蔽,因为政治人物掌握宣传机器。我们要努力让他们去了解。


我们在台湾没有一个红色的媒体。但是我不气馁,我们党从社会公益着手,让人民感动,我们现在先从社会公益着手,有天台南淹水,我把一些活动推掉,到台南做公益活动,冒着风雨下去。做公益让人家了解,反响还不错。除了意识形态很深的,中间选民会看你这个党怎么做,他信任你,他对你的见解的了解程度就比较大,这个路很长。


两岸的和平统一是伟大的政治公益,但我们现在要从社会公益着手,有多少资源做多少事情。


大陆如果仅仅是在台湾采购,台湾农产品涨价,民众可能会报怨。不如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去帮助他,比如台湾农产品发生风灾、水灾,农民西瓜丰收了,卖不掉,那我们大陆买回来,13亿人帮他吸收剩余的农产品,这个可以。


三晋都市报:你认为解决两岸统一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张安乐:关键是人心。两岸要统一有两种方式,一是武力统一,那是大陆和美国的武力较劲,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二是和平统一。台湾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民主民粹的社会了。不经过公民投票没有一个人可以做这个决定。公投不可避免的。公投难不难?难。要超过50%+1的选票,也不难,只要通过50%+1的人选票赞成就通过了。现在问题是去哪边找这50%+1的人?不是去绿色政营,必须先巩固了台湾的红色政营,就像我们这样主张统一台湾与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希望统一。台湾主张红的人大概不到10%,要巩固这股力量;第二是加强所谓的深蓝,认同中华民族,可是对统一还有一些疑虑的,但最起码对中国大陆有感情,有大陆情怀的选民;还有一部分是民生选民,什么叫民生选民?就是统独对我都不重要,怎么样对我有利就怎么样。只要把这些人心抓住就超过50%了。只要哪一天民心超过50%+1的时候,就可以搞一个公投,公投一过,就和平统一。


只要把依靠对象巩固住,把团结对象团结好,就可以了。


三晋都市报:有人说你返台对台湾最大的冲击不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而是价值观,你怎么看?


张安乐:有人跟我说,我认同你的人,我不认同你的理念,但有的人会因为认同我这个人,而认同我的理念。我那天刚参加一个会议回来,有很多人说:“你把我们心里的话讲出来了。”因为很多人要统一,在台湾没有氛围不敢讲,害怕绿色民粹绿色恐怖会对我怎么样,现在不怕了。今天我站出来了,很多人知道,也没有问题。现在我们入党的人很多。我这次回去带一本小册子,很多人看了小册子,很同意。我回来以前,做过民调,赞同一国两制的3%,我回来以后,做了民调,赞成的人15%。


人都希望拥有和平安定繁荣尊严,现在告诉他们统一会带来和平安定繁荣尊严,他们会树立信心。当然他们不可能听我一人讲。现在大陆有进步,像薄熙来这案子,台湾人看了,觉得大陆在进步。


三晋都市报:你当年,隔海号召,支持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一个电话组织数千人,你怎样做到有这样的影响力?


张安乐:因为伦理,台湾这方面,在某些圈圈里保持得不错。因为我没有公权力嘛,你凭什么一通电话叫几千人出来。他们有这个伦理观念。


关公是华人世界最大的公约数


三晋都市报:你被称为“儒侠”,你在深圳的办公室有不同的关公像,而关公故里正是你家乡山西,在西方消费文化的冲击下,你怎么看“忠”“义”对现代年轻人的意义和影响?


张安乐:台湾第一个信仰是妈祖,第二个普遍信仰的是关公。大家透过关公的所作所为体会什么叫忠什么叫义,我本身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可是我把他当作忠义精神的楷模。


还有一点,我个人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大部分人都需要一个信仰支撑,我觉得现在要造神是不可能的,但是历史上中国人已经把关公尊为神了,关公现在是华人世界最大的公约数,只要是华人世界,到处都有关公。以前在内地,乡乡有文庙,村村有武庙,因为他代表了忠义的精神。


我希望普及关公的这个信仰,不是因为他是山西人,是他正巧是山西人(笑)。在台湾,关公被认为是七十五代的玉皇大帝。关公在台湾是一种宗教而不只是文化。台湾有一个国家地理频道,专门讲关公,也访问过我。


三晋都市报:你说“不做大哥已经很久了”,但大家很难忘记你的背景,有没有后悔过加入帮派做兄弟?


张安乐:过去的背景有两面性,当年如果一路很顺利,读台大,从美国回来,我现在可能只是一个大学教授,我走不出去。台湾是一个金字塔结构。你只能影响精英阶层。怎样影响普罗大众?我如果没有过去的背景,不会影响到基层。


我过去的背景是大家攻击的最好的软肋,但是,你刚才问我,凭什么在大陆可以指挥台湾的几千人?就是因为过去的这个背景,人家要尊重这个伦理。我动员的人不见得都是我过去的小弟,都是社会人士。他们是尊重我这个背景。如果当年没有走这条路,现在不会有这个影响力。


现在很多爱国的教授不敢讲,走不出去。南部乡下的选民会接受我,不见得会接受一个教授。


三晋都市报:你前后在台湾和美国拿了5个本科学位,这种学养和历史观是否为你的政治理想提供了某种理论支撑?


张安乐:如果我只是一个兄弟,没有学识,讲不出个一二三。可现在我是一个桥梁,是基层和精英中间的桥梁,两边可以沟通。如果没有学业基础,做不了这些事。


三晋都市报:大陆在硬件建设上提高很快,在文化软实力的提升上你有什么建议?


张安乐:我觉得大陆现在恢复国学是一个好事。毕竟,五大文明,风吹雨打,只有我们中华文明持续到现在。古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都夭折了。我们与时俱进,留存下来。希腊文明后来经过黑暗时代,因为十字军东征,被重新发现,经过文艺复兴,才有今天的欧美文明。欧美文明的基础是希腊文明没有错,可是罗马帝国灭亡后,中间经过1000多年黑暗时代。我们这么大土地,山川阻隔,交通不方便,方言那么多,这种文明的延续就靠我们的文化。


当然国学热,不只是儒家。2000多年前我们文化世界领先,现在历久弥新。西方的长处我们要学习,我们自己的长处要发扬。台湾有一个中学生必读的中国文化基本教材,教四书,就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钱穆的儿子现在在清华大学当教授,和台湾的教授合作引进了。我觉得一个国家要有自己的民族自尊心。


三晋都市报:你下一步的打算?


张安乐:继续走下去,以宗教家的精神做公益、宣传理念,发展党员,发展同志,最后达到我们国家的政治公益。我在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统一,但最起码看到统一的路子,找到方向。


张安乐小档案


出生:1948年3月12日出生于江苏南京,祖籍山西。


学历:台北建国中学、淡江大学历史系毕业、欧洲研究所肆业、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韦加斯分校会计学士、信息管理学士、圣玛莉学院心理学士、社会学学士。


经历:竹联帮总护法号“白狼” 、韬略集团董事长、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


家庭:已婚,育有三子 长子张建和因1998年与四海帮冲突身亡。


本报记者 李 涓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