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讲坛情深

时间:2018年09月07日 05:5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薛锁明,方山县人,山西日报社原特别报道部副主任。44年前,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他,成了一名代课教师。那时,作为一名普通农家孩子,当教师是最有可能出人头地的一条路径。因此,当他手执教鞭站到讲台上时,就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一定要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认认真真教学生,最终由民办教师成长为正式的公办教师。如今,他离开教师队伍已经28年了,但每每想起过去那段经历,他都万分感慨。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又迎来了第34届教师节。按说,早在28年前我就不在教育部门工作了,这教师节与我没多大关系。如果硬要往上扯的话,那就是在教师节来临之前,我又一次站到了讲台上,为我的老家方山县的300多位听众作了一场关于新闻写作的讲座。说来也怪,就是这场普普通通的讲座,竟然勾起了我对曾经当过11年教师的深深记忆……
    1974年8月的一天,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我,第一次以代教的名义迈进了老家方山县马坊公社(现为镇)一所名为“新隆湾学校”的大门。因为那时工作特别难找,作为一名普通农家孩子,当教师就成了最有可能出人头地的一条路径。因此,当我手执教鞭站到讲台上时,我就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一定要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认认真真教学生,生怕出半点差错。
    我所在的学校是复式班,5个年级都有,语、数、音、体轮番教,备课改作业自不能少,放学后还要洗衣做饭,每天忙忙碌碌但也有条不紊。渐渐地,我习惯了这样平凡而充实的生活,特别是那些可爱的孩子们竟然慢慢走进了我的心里,浸润着我的灵魂。
    有天下午,我走进教室准备讲课时,肚子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继续讲课是不可能了,我简单交待了几句,就赶紧回到隔壁屋子里躺下。那时缺医少药,我只能蜷曲着身子痛苦地煎熬着。突然,紧闭的屋门开了,几个高年级学生气喘吁吁鱼贯而入,其中一个孩子捧着药片急切地让我赶紧吞下。原来,我离开教室后,他们竟然搜集了全班孩子身上所有的硬币,结伴跑到2公里外的公社卫生院为我买药。孩子们的行为深深地震撼了我,我也生平第一次从孩子们身上汲取了可贵的力量。
    期末考试时,我所在的学校在全公社的排名中向前推进了十几位。而这个结果,也使得我在代教期满后,赢得了村民的集体挽留,我幸运地被公社教办录用,正式成为另一所学校的民办教师。
    那时的工作环境是艰苦的。新上任的小学位于大山深处不说,且学校和羊圈同处一个院落。我和十几个学生挤在一孔紧挨羊圈的土窑洞里,一半土炕一半教室。白天我和学生上课,晚上村民来这里开会记工分。好在那时年轻,一晚上一晚上跟着村民熬夜,到了白天仍旧认真讲课用心教学。
    这样的生活延续了不到1年,虽然尝尽了各种苦头,但我还是赢得了好评成为全社教师的模范。之后,我外出进修,回来后被调回温家庄本村先后任初、高中语文教师兼班主任。再后来,又辗转其他学校担任校长,并参加了省教育学院在职进修,多次为全社教师业务培训讲课,被评为模范教师、先进工作者和为人师表优秀个人。我的待遇也由民办转为占编代教,虽然月收入只有38元,但也实现了财政拨付。
    1983年,我被调往方山县第三中学。新的环境、新的平台、新的师资力量、新的教学激励机制,让我这个在小天地里成长起来的占编代教,产生了巨大压力。我在认真教学的同时,每天坚持跟班听一位资深老师的数学课。我下决心补齐我的短板,当一名正式的堂堂正正的人民教师。
    勤奋刻苦很快有了结果,当年秋季开学我被录取到离石师范离职学习两年。尽管是中师,尽管当时我已获取了省教育学院的专科文凭,但为了转正,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跨进了离石师范的大门。这是我当了10年教师后又一次以学生的名义进行学习。其时,我不仅早已结婚,而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在新的大家庭里,我丝毫不敢懈怠,秉承一贯的进取心和责任心迅速进入角色。很快,我的语文成绩在班里露出头角,一些小作品也频频见诸报端,我还第一个登台给全班同学讲课。之后,我被推选为班长,并担任了校学生会主席。
    就在那年,我们国家正式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我这个对教师有着太多强烈感受的新生,很快以学生会的名义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尊师专题音乐会”。我们为每个教师敬献了鲜花,通过精心排练的节目表达了对老师的敬仰和热爱。我本人更是有感而发写了一首散文诗《兰花》发表在《吕梁日报》上,离石师范《教工报》及时转载,并以教职工的名义用板报的形式出了一期歌颂教师的专刊,我的《兰花》被放在醒目位置,张贴在校内巨大的墙壁上。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我又乘胜前进,以学生会的名义整顿了当时让学校领导非常头疼的餐厅秩序,在全校上下引起强烈反响。之后,我在两年里先后组织了10次大型活动。由于表现突出,我被评为省级优秀学生干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当时全县升学率最高的方山县第四中学。由于注重名次,学校的氛围有点让人窒息。我到任后,大胆革新,在班里增设了许多趣味活动,利用班会讲故事、举行演唱会,甚至带领学生到户外写作或进行某些比赛。与我一起调入该校的两位师范同学,也都极力推崇我的做法,我们联手举办了许多教学相长的有益活动,为死气沉沉的学校注入了一股清新的活力。值得高兴的是,在我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考验后,我们班的语文成绩始终保持了同年级第一的水准。
    1987年秋,我被调到县教育局教研室担任语文教研员。在我离校的那一天,我的学生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买来镜框,燃放鞭炮,眼含热泪夹道欢送我。也就在那一年的教师节,我在新的岗位上收到了全班同学为我寄来的50多张贺卡。看着上面一个个熟悉的字迹,我不由得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几十年过去了,虽然我早已不在教育部门工作,然而每每走上三尺讲台,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些经历,想起我曾经教过的那些学生……

薛锁明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