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远方的光芒使今生发生意义

时间:2018年09月05日 05:46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生活被时间切割,其琐屑性毋庸置疑。对我而言,每天每天,我的一举一动,我的思绪、情感,无论积极的还是消积的、快乐的还是忧伤的,都是一块一块的碎片。随着时日的延伸,如果不能回过头去,以审美的眼光重新将这些碎片审视一番,它们终会像垃圾一样坍塌于地。

    当我这样理解生活时,其实我已经写诗很多年了。写诗,就是凭借审美使那些碎片在岁月长河中发生意义的过程。碎片凝结为艺术品,或成为艺术品的组成部分,于是具备了意义。“阴柔的树荫/缓慢转动着四面八方”,这是我在《幸福》一诗中的诗句。那样的景象和美感在我观察之后即离开了我,但诗歌却有能力将其定格,使其具有了某种抽象性,不仅在我的时空中,也在他人的时空中,长久地散发馨香。“我保留的天真有着少女的颜色/沿着电话线染到你那边”,这是我另一首与“幸福”有关的诗中的句子,一个生活碎片通过两行文字,以“细节”的名义走入诗歌的大雅之堂。
    写诗具有上述功能,但我最初写诗的因由却不在这里,而是缘于一种更为纯粹的精神上的渴求。具体说来,是因为意识到一种更大的坍塌,那样的坍塌会使一切归于寂灭、沦为永久的黑暗。那种足以摧毁万有的负能量,就是“死亡”。人终归是要死去的,在15岁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死亡的恐惧,促使我第一次对人生进行了深入的思索。我的眼前渐趋明朗,我看见了远方。我的远方,是一种能够超越生死的存在,它给了我初升红日般的激情,于是,我开始写诗了。诗,即是远方的光芒照射在当下——包括现实与自我——之后产生的艺术品,或者也可以说,诗即是当下的现实与自我对远方之光的反光。这次思索,对我关系重大。之前,我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之后,就跃进为一个又忧郁又蓬勃的青年了。
    不只与幸福相关的碎片能够进入诗歌,其余,无论平淡或奇异,皆可入诗;我真诚面对万物,则万物皆有诗性。至于究竟有多少情景、事物、情感进入了诗歌,取决于个人的才情和努力的程度,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如生存状态。“我们的房间/拖布清洁着地板”“我们三三两两,踩着小路/转遍整个村子”,皆是我对一些惯熟情景的诗意呈现。而痛苦,是最易入诗的一种元素,因为它较之其他元素,更具有虽不愿倾吐却又不能不倾吐的特性。表达痛苦的诗,又往往是最易写好的诗,“文章憎命达”,诗也是。在我的作品中,关乎痛苦、忧伤的诗,较之其他方面的诗更多一些。比如,“而时光已老/我要把纯净的双眸摘下”“我躲开人群,独对苍穹/纯洁的泪水哀而不怨”等,就是其中的句子。我甚至写过下面这种尝尽痛苦之后连痛苦都似乎变得轻了的诗句:“正如升空的彩球必然坠落/我没有怨言并且因着/最大限度地接近大地/而淡漠死亡。”
    不觉间,我的诗龄已有30余年,回顾走过的曲折小路,不能不感谢诗歌。是的,远方给了我诗歌,诗歌给了我另一种生命。我没想到诗友会出题让大家谈“诗与这方”这样一个本是流动在我血液中的话题,我就暂时先谈这些吧。最后,我想以我的一首题目为《让我从你们中间疾步走过》的短诗结束这篇短文,再次表达心中之志——

    小小的,你们不要在这里闪烁

    我所抵达的是明天的光芒

    你们这些鳞片的喜悦

    波浪的拥挤

    止不住的言说

    请等一等

    ——谢谢你们给我的温暖

    可是,我怀着一颗殷切的心

    我的额头迎向远方

    请让我从你们中间疾步走过


周广学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