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游灵泉洞记

时间:2018年07月11日 05:4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作为一名写作者、作为赵树理先生的同乡,参观灵泉洞是要带着一份虔诚去的。
    灵泉洞,原名白莲洞,位于阳城县城南45公里的河北镇杨柏村。著名作家赵树理先生于1938年任特派员期间,和当地的民兵曾住过此洞;1958年,他又以《灵泉洞》为题、以此地为背景,写出了长篇小说。今年是《灵泉洞》发表60周年,赵研会组织纪念活动到此参观,这也是我此行的缘由。
    来之前,我专门拜读了赵树理先生的长篇小说《灵泉洞》。文中写,这里山清水秀,与世隔绝,地理位置独特,主人公金虎偶然发现的这个灵泉洞,让金虎和小兰绝处逢生,躲避了乱世的杀戮,给了他智慧和爱情。赵树理先生众多作品都以写人物为主,也有写景状物的作品,这是典型之一。他在文中主要描写了灵泉洞的内景:“看了看进口的侧面,是囫囵囵的岩石,好像窑洞的墙壁一样弯弯地包上顶去,上边有几根尖东西,好像柱子一样垂下来;地下也有几根尖东西,摸了摸是石头,上下对起来,好像狗牙。”也正是小说中的这段描写,增添了我对灵泉洞的向往。
    从县城出发,因沿途修路,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杨柏村。一下车,就感觉到了这个小村子的古朴,灵山合拢,秀水环绕,风景旖旎,实乃一处世外桃源。
    从杨柏村出发,沿着崎岖山路逶迤而行约一里,好在组织者安排了越野车,顺着山沟里的一条“之”字小道爬到山根,车子实在无路可走了。下了车,远远仰望,悬崖绝壁处有一个山洞,就是灵泉洞了。
    灵泉洞在大崖的一块绝壁之上,欲入洞,就要艰辛攀爬,费一番周折。此番同去的多是研究赵树理的专家学者,有蜚声学界的,亦有初出茅庐的后起之秀,我们都是带着对这位文坛前辈的景仰而聚集到一起的。
    上山路途艰辛,外侧是不敢侧目的深谷,内侧是直挺挺的山体,你得把心脏藏住了,凝神静气,小心翼翼,方可通过,大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同行的一位上海女子行至半山腰,早已气喘吁吁,一边停下来擦汗,一边嘴里不停念叨:“此番艰辛,让我对先生又增添了一番景仰。”
    从山下爬上来,要先坐下来歇一歇,喘口气,擦干身上涔涔的汗水,方可进去。据随行的导游讲,洞外原有一小庙,叫作白莲庙,庙中原来塑有白莲仙子像,在文革中被毁,庙的痕迹依稀可见。因洞内流泉清澈、医病灵验,当年,在赵树理的提议下,改名为灵泉洞。
    灵泉洞为石灰岩洞,长约300多米,尽管规模不大,却姿态万千,让人流连;洞口不大,约有一米多高,弯着腰才可以进去。因为正在开发,洞中照明设施尚不完善,几盏灯引领前行。因洞内有山泉滴渗,地面湿滑,入洞者小心翼翼前行。
    入得洞中,前行几步,就有丝丝凉意包裹,将刚才在洞外的炎热一扫而光。洞中深幽离奇,曲折回还,大洞套小洞,洞与洞之间的通道狭窄,有的必须弯腰弓背方可过去。这些通道,忽窄忽宽、忽上忽下,更增添了其神秘感。入洞几十米处,有一大的空间,宽敞如一座礼堂,可容千余人。抬头望去,洞顶高不可视,隐约可见斗折蛇行、犬牙交错;洞底水坑处处,滴水叮当,使人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我静心屏气,虔诚地往前走,脑海中一种空旷、静谧、超然的感觉在丝丝生长。很快到达一小洞中,约一间房大小,借着灯光看去,造型各异的钟乳石和石笋似狮似猴、类虎类犬,姿态各异,栩栩如生。这些钟乳石,有的像朵朵莲花,有的像串串葡萄、有的似淘气的猕猴、有的如端庄的弥勒佛,它们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如飞禽、似走兽,俨然感觉置身于动物世界中。千奇百怪的造型,蕴含了岁月的音符,奇岩怪石组成一座色彩绚丽、浓淡相间的群雕,这些群雕,自由自在,令人遐思,妙不可言,让人不得不喟叹天公造化之奇绝、鬼斧神工之奇妙。
    行走洞中,头顶滴水叮咚,不时感到凉风习习、清爽宜人。于此,我突然有了种难得的放松和惬意。站在最大的洞内,我久久没有动身,回想平日里的我,忙忙碌碌,纠缠于俗务当中,不知所以,如一只没有灵魂的苍蝇,喧嚣着,躁动着,未必能听到自己灵魂真正的声音。其实,我身边的好多人不都如此吗?岁月带走了我们许许多多的记忆,也销蚀了我们曾经的纯真,于是,所有人都不顾心灵桎梏,沉溺于人世浮华、专注于利益法则,久而久之,把自己都弄丢了。假如赵公在世,不知有何感想?
    记得陀斯妥耶夫斯基在其《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有这样一段话:这个小城里并没有这种具体的小巷,可是,有精神的小巷,它僻静幽暗,远离大庭广众,那儿总有妙遇奇情。在此,我想把陀氏的这句话延伸:灵泉洞里曾经有赵树理的足迹,它僻静幽怨,远离大庭广众,这里却有赵树理精神。
    此行,让我于生动的现实中,对《灵泉洞》有了更真切的体会和感悟。
    下山途中,我不时回望,风物如画,时间静缓安稳。曾经的历史早已流逝,赵公的身影却不断再现。这位人民作家,正是他与这片土地血肉相连、一世牵挂的赤子情怀,才让人尊重和怀念。正如北师大教授赵勇先生所言:“一个作家,只有深怀为民之心,对脚下的土地有着强烈的责任和使命,笔下才会涌流出闪光、永恒的文字。”如今,我们在学习赵树理,真正的学习应该是传承,传承他对待写作、对待人民、对待生活的态度和精神,唯如此,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个时代。

任慧文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