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永宁寨的宁静

时间:2018年05月30日 05:46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引领我进入这个村庄的是这个名字。永宁寨,我首先喜欢这个名字。世人谁不想安宁呢?!
    去之前,我曾在脑海里勾勒这个村的样子。或于平原之上,一座山丘孤立,山丘之上,一座古老的城池独守其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或隐于山坳,山林隐秘,如世外桃源,散落其间的人家,高一处,低一处,素素净净,一片安然……
    事实确是这样。乡野安静,乡村吉祥。一座城门远远地便进入我的视线。千百年的时光,一下子就消隐了,它活生生地来到了我的面前,仿佛千年的诗词韵律,走进某个意境就不曾出来。
    这里自成一体,清清爽爽,利利落落,古朴宁静,没有沾染商业的喧嚣和俗艳。恰逢小雨,空气中便夹带了一丝淡淡的清香,像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文字,湿而透亮。窄窄的小街,像一条条血脉,枝枝杈杈,向内延伸,将寨子的生息串联起来。窄窄的巷子像迷宫,更增添了这里的神秘。
    我喜欢这种乡间小道,简白朴素。乍一看,这条小路与另一条小路的曲折细小没有什么不同,它们带着泥土的气息,让我想起自己走过的童年和少年。这些小路平凡而神秘、独立而脆弱、形散而神聚,人们可以从这里的任何一点出发,走向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但他们却往往对自己的历史沉默着。与此相比,我们来时的宽阔大路显得便苍白而乏味,有点炫耀的味道。它们通往的,往往是繁杂与喧嚣,而这乡间小路才是我们的根,它是人类从原始走向文明的来路。然而,行走在宽阔平坦的大道上时,有谁能想起条条散布于乡野的阡陌,我们人类最可怕的不就是只知道他们的去脉,却会忘记他们的来龙吗?
    此刻,我又一次与它亲近,雨水打湿了小街,这个石街经过千百年里无数脚步的打磨,光光亮亮的,弥漫了一种厚重感。行走在这样的街道上,便如在历史中行走。我能想到这里曾经的欢闹、曾经的喧嚣。如今,这里年轻的村民早已搬到了村外的新宅子里,留守在这里的都是老人,他们安静地坚守着这里的宁静,他们的话不多,行走也很缓慢,就像这里的时光一样,悠悠的,令人艳羡。
    居民住宅依山而建,格局都不是太大,但院子里的屏门却告诉了我们这里的曾经。深宅院落门前的石墩、院子里屏风上的浮雕、门框上的木雕,于斑驳间散发着高贵和典雅。门口的灯笼在山风中摇曳,使得这些沉默的房子与房子之间,有了遥相呼应的亲近。
    我恍恍惚惚地走在幽深的巷子里,每一座院落,有人的,无人的,皆在发出一声声叹息。这叹息更让这里宁静。我游走其间,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寻找什么,仿佛自己就是这里曾经的一员,正在享受着这里的宁静与安好。
    小巷静默于历史的深处,让我忘了时间。不知不觉,我走进了一个院子。院落里,静悄悄的。我和朋友走了进去,步履间有点迫不及待。我不知道这种急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当我掀起厚厚的门帘向内观望时,一个50多岁的女人从屋子里的座位上起来,探探头,她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憨厚地笑着,说:“进来吧。”声音硬硬的,筋道中透着宁静。
    屋子里打理得干干净净,陈列着上世纪的旧家具,家具发着陈旧而喑哑的光,与宅子相得益彰。我问及她家里的生活。她的回答慢条斯理。她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走出了寨子,寨子于他们早已成为了一个符号。
    她平淡地讲述着,我能够看出她眼中的坚守和彷徨,这种淡然让我感慨,她与寨子里的一切、与城门外的繁华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顿觉一种心静和心慢,原来,所有的当然不一定是当然、所有的永远都不一定是永远。那一刻,我想到了故乡,想到了故乡仍旧坚守在老村子里的那些叔叔婶婶们,他们是如此相似。时光推移,尘世混沌,站在这里,我突然发现,故乡的气息在我的内心深处是一个清晰的存在。
    一道陡坡下,又是另一个世界。刻有“水环山绕”的城门巍然屹立,斑驳的砖墙静静地站在那里,告诉我这里曾经的风霜,也告诉我,无论人类构筑再坚固的堡垒,都经不起岁月的侵蚀。陪同我们一起去的河西镇党委书记王志红告诉了这里曾经的繁华与富足。他说,一场大火,导致“毁了永宁寨,富了西黄石”。我不知那场大火缘何而起,又是不是这个寨子辉煌的定数。
    历史亘古,村庄无言。站在坍塌的庙宇旁,我能够看到整座寨子的大致模样。千百年的时光,让它斑斑驳驳,那条曾经的护城河早已不见踪影,但它却变成了良田,环绕了寨子,生长出庄稼与花朵,继续行使着自己保守生息与繁衍的本分。一年又一年。
    寨子里,随处都是干净清爽。在街道处,一块立于乾隆六年的碑文告诉了我答案。碑上记载:“本村公约 西门上下一带墙内如有堆灰粪积土石者每月出稞银伍钱存修公用永久奉行誓不偏徇”。“永久奉行,誓不偏徇”八个字,关乎岁月、关于世道人心,这或许就是它能屹立千年的根本。
    短短的两个小时,我们携带了喧哗与浮躁,让这个小小的寨子陷入了迷离。于是,我有了惶恐,加快脚步离开这里。出城门回望,让怜惜的目光再次在这里抚摸游走,我沉默许久,不能言语,也无法言语。这一切,都是这里的:这城门,这巷子,这宁静,这雨中的静与美。任时光流逝,谁也带不走,也不用带走。

任慧文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