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那年,父亲73岁

时间:2018年04月14日 05:2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父亲终于熬过了他的73岁生日。
    父亲的身体一向是很好的,尽管清瘦,不到一米七的个子,体重永远百十斤左右。父亲一辈子几乎没干过重活、累活。他初中一毕业就当了生产队的会计,先后干过大队赤脚医生、公社清财队队员、社办企业食堂司务长、供销主管、会计等。用我们那儿的话说,就是一辈子胳肢窝夹着算盘,说是农民,却坐在办公室挣着工资;说是干部,村里还有一份口粮田。
    印象中,父亲就没生过病,感冒也很少。父亲对生活的要求很低。比如,吃饭就很简单。他管理食堂近十年,也经常在事宴上当礼房先生,罐头、煮饼、点心、糖果、肉等等这些当时很稀罕的、所谓的好吃的,他一概不感兴趣,酥馍馍(自然放凉一两天的馒头)就着大葱或辣椒便让他吃得美美的。所以领导放心,办事宴的家主也放心。
    但,父亲确实是病了。不过这是前年,父亲72岁时。病是老年性的,我这样认为,医生也这样认为。因为,父亲毕竟年龄大了。
    那年初夏,我回了趟老家。父亲说他头很蒙。县人民医院的内科主任是我们村的,诊断结果是血液黏稠,输了几天液,又开了一些药就让父亲回家了。但父亲说头还是蒙。我便陪他到省城的一家医院住了五天,在父亲疑惑和我的一再要求下,各类仪器该用的不该用的都做了检查,除了血液稍黏稠外,父亲身体其它指标都正常。大夫最后说,老爷子身体挺好,没啥大问题,回去注意休息,注意饮食。父亲听后又心疼又无奈:花了那么多钱,也查不出啥结果,看来省里的医院也不咋地。我提出再到其它医院看看,父亲一口回绝:到了北京,到了国外也是一样。执意要回。
    父亲描述,这个蒙,有时一天几次,有时几天一次。蒙来之前,也有前兆,蒙时时长不过三两秒钟。蒙时,脑袋是木的、迷糊的。
    就是这个蒙,彻底改变了父亲的生活。父亲以前是很勤快的,病后举手之劳的家务也不想做了。本来话就不多,这下就更少了。也不愿出门,偶尔出去,回来时也是一副颓唐的模样。村里几次组织老年人去旅游,母亲要与父亲同去,劝不动。我要他来我这儿住几天散散心,也不来。经常“宅”在家里,两手抱着头深深埋在膝盖间,若没人打扰,这个姿势保持一两个小时也没问题。整天就思谋着:唉!头怎么还不蒙啊?若是蒙了一下,他又唉声叹气:怎么又蒙了?什么时候才不蒙啊?盼蒙、怕蒙成了他一天的全部生活。好像蒙一下就放心了,不蒙反而心里不踏实。妈妈和邻居们都说,父亲纯粹变了一个人。
    有一次,看到邻居盖房子,想到家里前后院的隔墙垒了快三十年,有一截已出现倾斜,我便提出重砌一下。父亲叹了口气道: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年,你们将来再说吧。我很诧异:爸爸,您身体挺好的,今年才72岁,日子还长着哩。过了好一会儿,父亲抬头怅然道:今年72,明年就73了。
    我一时语塞。“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我们那儿至今仍将“七十三”“八十四”说成是老年人的坎儿。我突然想起母亲有一次气急时数落父亲的一句话:你成天就知道胡思乱想,病都是你自个想出来的,就是怕死。哦,我恍然明白,父亲的病根儿原来在这里。
    父亲确实有病,确实经常头蒙,但更重要的是心病,思想负担太重,心理压力过大。父亲是穷苦人家的长子,事实上,他初中还差一个多月毕业时就停学回了村,估计当时也没领到初中毕业证书。父亲几乎一辈子与财务打交道,一辈子的小小心心,谨谨慎慎,一辈子的低眉顺眼,与世无争。
    心病还需用心治。于是,我经常有了空闲就坐高铁回家转转。给父亲带些他感兴趣的书,与他聊他看过的书的内容,耐心给他解释看不懂的地方,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有分歧时,绝不强辩,尽量顺着父亲来。召集母亲、妻子,或吆喝邻居闲暇时一起打扑克,父亲出错牌了,大家不埋怨;父亲出牌慢时,大家不催促,父亲玩得也很认真、很带劲。天气暖和时,陪父亲到村外、到田间走走;不想走时,便开上他的电动车去兜风。发现父亲独坐时,就主动与父亲聊聊天,他高兴时,与他同乐;他伤感时,安慰并急转话题。父母原来有五亩自留地早就租给别人了,我又收回来二分地,种点辣椒、西红柿、茄子之类的蔬菜,父亲经常悠悠地开上他的电动车,载着母亲,拿上农具到地里松土、除草、浇水、施肥、采摘,乐此不疲。回到太原,我也时常给父亲打电话,询问今天干啥了?走路了没有?去地里了没有?与其说是询问,但更多的是检点、提醒和督促。
    时间久了,父亲也习惯成自然了,每天的生活也有了些许规律:早上起床前,在被窝里揉揉肚子搓搓脸;起床后,打扫院子,帮母亲做饭;饭后,看电视、看书或到大街上与人聊天;吃罢午饭睡个把小时觉后,与母亲走路或骑电动车转悠,或到地里干活,天不黑时回家;晚饭后,有人来就拉拉家常或玩一会儿麻将、扑克,没人来就看会儿电视,十点准时睡觉。一天一个苹果、一把红枣,喝水杯几乎不离手,谁家有个事来请他,尽管帮不了啥忙、搭不上啥手,但也乐意凑凑热闹、当当参谋。用父亲的话讲,像个工作人员一样,按着钟点过日子,一天说没事还很忙,但也很滋润、很快乐。记得有一次,母亲与父亲开玩笑:头还蒙不蒙了?父亲乐呵呵道:蒙它的去吧。啥也不影响,不管它了。事实上,更多的时候父亲已把这个蒙给忘了。
    一天又一天,不知不觉中,父亲迈进了74岁的门槛,我又找回了几年前虽消瘦但很精神、走路永远风风火火的父亲的样子。
    病不可怕,怕的是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死不可怕,怕的是精神的坍塌。生命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放下包袱,珍爱生命,带着好心情,才能细细品味生活之美。衷心祝愿父亲健康快乐每一天!

王吉康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