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刘宇昆:用科幻文学重述楚汉战争

时间:2018年03月13日 05:3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刘慈欣与刘宇昆(右)

    

    在科幻界素有“大刘小刘”的说法,大刘是指一个人单枪匹马将中国科幻抬高到世界高度的科幻国民作家刘慈欣,而小刘,正是将《三体》翻译介绍到西方的华裔作家刘宇昆。日本科幻作家立原透耶曾眼红地说:“在世界范围,我们不如中国科幻有影响力,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刘宇昆。”
    其实,除了众所周知的译者身份,刘宇昆自己也是个举足轻重的科幻作家,早就把雨果奖、星云奖、轨迹奖等科幻大奖都收入囊中。近日,他的首部长篇处女作《蒲公英王朝》被引进了中国。
    《蒲公英王朝》是系列小说,第一部《蒲公英王朝:七王之战》取材自楚汉战争,是刘宇昆用科幻文学对楚汉战争的重新想象。他将故事设定在一个尽可能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全新的幻想群岛——达拉群岛上,并将西方科幻精神和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开创了“丝绸朋克”这一全新的科幻概念。
    1976年出生于兰州的刘宇昆,11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在他移民美国之前,和爷爷奶奶一起在兰州生活。奶奶不仅是他文字的启蒙者,更帮他建立了对文学的热爱,经常和奶奶一起听广播评书,让他领悟到了灿烂而深刻的中国文化。刘宇昆的很多写作技巧都可以追溯到这段经历。此外,国外的学习、工作经历为刘宇昆提供了独特的创作素材,他曾在哈佛大学主修英美文学,辅修计算机编程,毕业后又考取哈佛法学院,取得法学硕士学位,就职于波士顿一家大型法律事务所,业余从事科幻小说与诗歌的写作。
    《蒲公英王朝》作为刘宇昆的长篇处女作,一经出版就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获得当年轨迹奖最佳科幻小说处女作奖,以及星云奖最佳科幻小说提名。
    近日,在《蒲公英王朝》出版之际,刘宇昆接受了采访。

    A 为什么是“蒲公英”?什么是“丝绸朋克”?

    山西晚报:先给读者介绍一下《蒲公英王朝》吧。
    刘宇昆:从本质上说,《蒲公英王朝》是在“第二世界”的奇幻设定里,对汉朝兴起这一史实进行的一次重新想象。两个截然相反的朋友,一个从徭役看守变成了强盗,一个因为战败被夺取了爵位继承权,他们领导了一场反抗暴政的叛乱后,却因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成了殊死较量的对手。
    山西晚报:楚汉战争是国内读者耳熟能详的一段历史,为什么会选择这段历史来创作?
    刘宇昆:当我决定要写一本小说时,我仔细研究了一下我写过的最喜欢的故事清单,我注意到有一个主题贯穿始终:跨国界的想法。比如在不同的语言、文化、思维方式之间进行转换,在一个参照系中拆解文学作品,并在另一个参照系中进行重组。我妻子丽莎(中文名:邓启怡)对我说:“你和我都是在中国历史传奇中长大的,在你的写作中,可以不时听到这些故事的回响。为什么不在这方面写作,赋予古老的故事全新的生命呢?”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就这样我找到了我要写的小说。楚汉战争是秦汉时期的一段过渡时期,在这一时期,诞生了许多传奇,充满神秘和幻想色彩。我想试着用我的双手重新创造出一种新的阅读感受。
    山西晚报:为什么会用“蒲公英”作为书名?
    刘宇昆:当我在构思这本小说时,用花来讲述的想法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最后我使用花的比喻来作为故事的关键部分。在前半部的一个关键情节中,几个主要角色在玩一个将自己比作一种花的酒令游戏。骄傲高贵的君主马塔·金笃背诵了一首改编自黄巢《菊花》的诗歌,将自己比作百花之王的菊花,满城盛开的菊花的景象就像一支金色的军队,暗示了他内心追求光辉荣耀的愿望。狡猾又现实的强盗库尼·加鲁把自己比喻成一朵无名的蒲公英,这是一种用途广泛的小花,它可以用来做菜,可以用来做平民的草药,而且它的种子还会随风散到各处生根发芽。库尼·加鲁平常的比喻一开始让他的追随者们吃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比喻也渐渐被人理解。
    究竟是哪一种更加代表了名誉与美德,究竟是哪一种更让人喜爱,直到小说的结尾,我也希望答案不会像人们一开始认为的那样明晰,因为只有在时间的漫漫长河中我们才能得到对历史的真实判断。
    山西晚报:你在《蒲公英王朝》里创造了一个新的概念——“丝绸朋克”。什么是“丝绸朋克”?
    刘宇昆:科幻小说中,创造出一个被技术支配的世界十分常见,定义这类小说时,往往会加上“朋克”这个后缀,因而有了蒸汽朋克、柴油朋克、发条朋克、生化朋克等等。起初,我不确定是否要把这本书也写成“朋克”,后来我明确下来了,至少我会以认真的态度对待小说中的“朋克”部分。
    每一类“朋克”都是由它自己独特的技术语言定义的。我需要做的是定义一种新的、能够达到我理想效果的技术语言。这种语言强调的是设计上的审美,而非力量或技术,因此我决定称它为“丝绸朋克”。“丝绸朋克”语言强调的是设计上的审美,而非力量或技术,融合了蚕丝、纸、竹、羽毛、贝壳等有机材料。语言系统灵活、返璞归真、生动,从视觉或机制上都区别于“蒸汽朋克”黄铜、玻璃的刚性语言。
    山西晚报:能透露《蒲公英王朝》系列的创作计划吗?
    刘宇昆:《蒲公英王朝》第二部《风暴之墙》英文版已经出版,中文版正在翻译中。在第二部里面有更多的阴谋、权力斗争、军事战略和更多丝绸朋克的科幻装置。目前正在第三部的最后冲刺阶段,相信很快就会与读者见面。

    B 科幻小说的价值在于给未来一种可能性的表达

    山西晚报:这本书里有没有你个人经历的影子?
    刘宇昆:我曾在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多年,当他们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他们通常会问我曾从事过哪个领域。我通常都会说:税收。
    考虑到我对税收的痴迷,税收在这本书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我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哪一本奇幻史诗能像《蒲公英王朝》这样关心税收问题:一名税务大臣发现自己被提升为将军,就将他所知道的有关税法的一切都运用到领导军队中去;聪明的行政人员会搞乱税收系统,就像干扰民众心理一样来支持革命;他们会用讨论税收的问题来掩盖间谍活动;而当一座城市被战火摧毁的时候,税收记录会被人保存起来。
    在我的书中,统治者的智慧是由他的税收政策来衡量的,我认为关注税收对世界的建设也是最为有利的。
    山西晚报:中国读者对你的第一印象大多是《三体》的英文译者,是什么契机让您选择翻译了《三体》?你选择翻译作品时有何标准?
    刘宇昆:我进入翻译圈纯粹是巧合。最初,只是受朋友邀请,帮个忙而已,没想到受到了肯定。后来,我又为《人民文学》的英文版工作,翻译了不少作品,在文学圈和科幻翻译界积累了一定名气。看完《三体》,我兴奋得几乎一晚上没睡,当时我就想要把它翻译成英语,与英美读者分享。2012年秋天,我接到了中教图《三体》英文版的翻译邀请,欣然应允。
    我一般选择翻译作品,是要选我看完以后24、48 小时之后,还能想起来的作品。因为很多小说,你看了以后,马上就忘掉了,根本就想不起来。但是一个作品,在过去两三天之后,你还不断地在想它,那肯定是值得翻译的。《三体》就是这样的作品。
    山西晚报:2015年 《三体》在获得雨果奖时,刘慈欣就说:“在中文与英文这两个遥远的文化星球之间,有一艘飞船将它们连接在了一起,那就是本书的译者刘宇昆。”并多次表明,刘宇昆对于《三体》远不是译者这么简单。为了把中国科幻推向西方,你还做了哪些工作?
    刘宇昆:除了把这些作品翻译出来,我希望它们能真正地被看到。所以除了翻译,我还帮助做了一些“广告”工作。
    印象比较深的是《三体》起初并不为美国出版社看好,因为翻译作品在美国是比较小众的,而且出版社那时还不知道,刘慈欣有多棒。我熟悉每个媒体偏好的风格,有针对性地给它们寄去译作,约到了《纽约客》的专访,我还把《三体》的翻译稿寄给作家、评论家,有幸得到大卫·布林、迈克·莱斯尼克和拉维·蒂达则等知名作家的推荐。
    山西晚报:很多人一提到科幻就会联想到未来、预言,您觉得科幻作品背后承载的意义是什么?
    刘宇昆:我认为,科幻小说的价值不在于预测未来,而在于给未来一种可能性的表达。它让我们对未来和科学充满一种敬畏感。科幻可以给我们一种语言和思维方式来探索未来。另外,科幻激发了我们对于未来的思想,我们创造未来的时候也就受到了科幻的影响。虽然科幻文学不是预测未来的上佳方法——我甚至从不知道哪部科幻作品完全正确地预测了未来——但是通过巨大变革的隐喻,它很好地探讨了我们应该如何自省。我倾向于将科幻文学作为幻想文学的分支,故事中的隐喻逻辑要比“真实科学”的逻辑重要得多。当我以这种模式创作时,更有兴趣使用科幻的语言来探索比喻背后的情绪和感觉。

本报记者 白洁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