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一代才女石评梅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06:00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文化看点
分享到: 评论:

平定县小河村石评梅故居

    


    石评梅(1902-1928),中国近现代女作家、革命活动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原名汝壁,因爱慕梅花之俏丽坚贞,自取笔名石评梅。曾用笔名评梅女士、波微、漱雪、冰华、心珠、梦黛、林娜等。1902年出生于平定县,1928年9月30日病逝。
    “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明镜里照见我憔悴的枯颜,像一朵颤动在风雨中苍白凋零的梨花。我爱,我原想追回那美丽的皎容,祭献在你碧草如茵的墓旁,谁知道青春的残蕾已和你一同殉葬。”石评梅之散文,其文句句悲凉凄美至极,其爱情坎坷之剧痛俱隐笔下,可谓字字珠玑、句句泣血,如串串血珠忽然迸裂开来,令人不伤自悲。
    石评梅一生中,创作了大量诗歌、散文、游记、小说,尤以诗歌见长,有“北京著名女诗人”之誉。作品大多以追求爱情、真理,渴望自由、光明为主题,小说创作以《红鬃马》《匹马嘶风录》为代表。


    1919年暑假,石评梅从太原女师毕业,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在新思潮的影响下,石评梅一方面在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勤奋学习课业,一方面开始写诗和散文向各报刊投稿。1921年12月20日,石评梅的诗歌《夜行》在山西大学“新共和学会”办的刊物《新共和》第一卷第一号上刊出。
    1920年在山西同乡会上,石评梅结识了北京大学学生、五四运动健将、山西籍最早的共产党人高君宇。他们在多次的交往中,彼此欣赏,爱恋对方。当高君宇把写着“满山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的红叶寄给石评梅以示爱意时,石评梅在寄回的叶子上写了“枯萎的花篮不敢承受这鲜红的叶儿”。高君宇收到后痛苦地说:“我愿用一生的爱来修补你的爱。”
    1923年5月下旬到6月下旬,石评梅与体育系12人、博物系14人组成“女高师第二组国内旅行团”南下旅游,她们沿京汉铁路经保定、武汉、南京、上海,从青岛、济南返回北京。返校后,石评梅写了一篇五万余字的长篇游记《模糊的余影》,连载于1923年9月4日到10月7日的《晨报副刊》。石评梅完成学业后,接受师大附中聘请担任女子部学级主任和体育教员、国文教员,后来还在春明女校、女一中、若瑟女校、师大等校兼任教员和讲师。
    1925年3月5日,高君宇病逝。在高君宇的遗物中,石评梅找到了当初那片寄情的红叶,上面字迹依然,人却阴阳两隔。石评梅饮恨痛哭:“红叶纵然能去了又来,但是他呢,是永远不能再来了!”这对石评梅精神上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3月29日,北京大学、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和山西省立一中校友会召开高君宇追悼大会,石评梅送了挽联,上写:“碧海青天无限路,更知何日重逢君。”又在白布上亲笔题写一首挽词,悬挂在追悼会上。5月8日,根据高君宇的遗愿由石评梅和高全德出面将高君宇安葬在北京陶然亭,石评梅在高君宇墓畔亲手植松柏十余株,并在墓上题了如下碑记:“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是君宇生前自题像片的几句话,死后我替他刊在碑上。君宇,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评梅”
    从此,石评梅整日在回忆中度日,她说:“君宇是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而这个遗憾是我造成的,我将用我的余生去忏悔我犯下的错。”她常常来到陶然亭高君宇的墓地,默默地注视着高君宇的照片,与之作着心与心的生死交流,泣血作《墓畔哀歌》:“我常觉你在我身后的树林里,骑着马轻轻地走过去。常觉你停息在我的窗前,徘徊着等我的影消灯熄。常觉你随着我唤你的声音悄悄走近了我,又含泪退到了墙角。常觉你站在我低垂的雪帐外,哀哀地对月光而叹息!”
    石评梅写了十多篇文章寄托哀思。这些作品收在散文集《涛语》中。石评梅在悲痛之余,严肃认真地思考社会和人生,逐渐理解高君宇所从事的事业,精神开始振作起来。


    1926年3月18日,北京各界群众在李大钊的领导下在天安门前召开国民大会,要求段祺瑞执政府拒绝日、英、美等八国提出的撤除大沽口国防设备的最后通牒,抗议日舰对大沽口的炮击。会后2000余人游行请愿。段祺瑞执政府出兵镇压,制造了“三一八”惨案。石评梅好友刘和珍不幸遇难,陆晶清也负了伤。19日,石评梅奔医院看望负伤的朋友,并于22日在《京报副刊》发表散文《血尸》。25日,石评梅又参加了女师大为刘和珍和杨德群召开的隆重追悼大会,同时在《京报副刊》发表《痛哭和珍》一文,悲愤地指出:“昨天的惨案,这也是放出野兽来噬人。”“你的血虽然冷了,温暖了的是我们的热血,你的尸虽然僵了,铸坚了的是我们的铁志。”“我也愿将这残余的生命,追随你的英魂!”
    1926年8月26日,鲁迅离京南下,石评梅至前门车站送行。鲁迅在当天的日记中记载:“三时至车站,晶清、石评梅来送。”
    1928年9月18日,石评梅在北京西栓马桩八号寓所开始发病,剧烈头痛,但她以为身体不舒服是常有的事,所以还是照常去附中教书,但病情日益加重。30日,石评梅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被安葬在陶然亭高君宇墓旁。
    1928年10月13日,世界日报社、女师大学生会、春明女校、蔷薇社及绿波社等在女师大礼堂开追悼会,庐隐报告石评梅生平事迹,焦菊隐代表绿波社致辞,女师大学生会写祭文,陆晶清从上海专程赶回北京,悲恸万分,写下了《我哭你唤你都不应》的祭文。1928年12月,由蔷薇社编辑,《世界日报》印行《石评梅纪念刊》,登载30余篇悼念文章。
    石评梅病逝后,经庐隐、陆晶清等努力,编辑出版了石评梅生前所著小说散文集《偶然草》、散文集《涛语》等书。

雨诗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