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上党梆子是我心中的歌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05:5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文化看点
分享到: 评论:

《太行娘亲》剧照,中为陈素琴。

陈素琴在传统戏中的扮相。

生活中的陈素琴。

    

    陈素琴远远地走过来,仿佛带来了冬日里的一股春风。她身材修长,优雅漂亮,得体大方,神采奕奕,一看就是那种干练率真、极具观众缘的演员。
    凡是看过陈素琴戏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她。人们说,陈素琴的戏是从心底唱出的温情与感动,是实实在在,表里如一,心系观众的深情厚谊,这与她的经历不无关系。陈素琴1972年出生于太行山区的一个贫困人家,受父辈们的影响,从小热爱戏曲,12岁考入山西省高平艺校,主攻旦角,兼及青衣,毕业后进入高平市人民剧团。1988年,陈素琴参加山西省首届艺术新秀选拔赛获演员一等奖,小荷已露尖尖角;2000年,陈素琴在上党梆子新编历史剧《陈圆圆》中担当主演,一鸣惊人,获中国第六届“映山红”民间戏曲节表演第一名;2002年,上党梆子《陈圆圆》《杀妻》进京展演,陈素琴凭借精湛的演技、蟾宫折桂,摘取了当年的戏曲梅花奖。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西沟女儿》中的申纪兰、《太行娘亲》中的赵氏、《深山腊梅》中的兰英、《红腰带》中的杏花……让她在中国戏曲舞台上绽放出夺目光彩。
    “陈素琴的唱腔悠扬婉转、清爽优美,既有青衣腔的舒展大方、沉稳持重,又有小旦腔的轻盈活泼、脆气甜美,极具美感和感染力。”《中国戏剧》原副主编安志强说。
    “陈素琴擅于继承、精于借鉴、勇于创新,将自己对剧中人物的理解创造性地融入她扮演的每个角色之中,她演什么角色,什么角色就在舞台上活了。”戏剧家曲润海说。
    梅花香自苦寒来。“为了练好水袖功,陈素琴的胳膊肿得握不住筷子;为了练好跪步,膝盖上的皮掉了一层又一层”,同事齐素珍告诉笔者。
    “我一直相信演员是被选择的,有的演员属于天资,天生在人群中就很醒目,走到哪都散发光芒,对此我很向往,但不会抱非分之想,勤奋才是我的出路。”陈素琴说。

为戏而生

    朋友们说,陈素琴是为戏而生的。
    丈夫说,只要回了家,这儿疼,那儿不舒服。但一有了任务,马上就好了。排练、下乡、演出……什么病也没有了。
    女儿说,好不容易从外地回来,二十多天还没见上面,她对戏比对我亲,想想都心凉。
    陈素琴说,上党梆子是我心中的歌,不唱我会窒息。
    陵川王莽岭、平顺西沟、壶关树掌、阳城皇城相府……走乡村、住窝铺、进山区、访农家,足迹遍及太行山的沟沟壑壑。据不完全统计,陈素琴所在的上党梆子剧团每年有280多天坚持下乡演出,年演出场次达350余场。而已经“家喻户晓”的陈素琴除了开会出差,几乎从不缺场。
    “为什么功成名就还要这样拼命?”笔者问。
    陈素琴沉默良久,眼里泪花闪闪。“很多时候,不是我先打动了他们,而是他们先感动了我。”当年在梅花奖比赛时,团里一位负责管头戴服饰的老同事为了上场赶节奏,就在舞台侧幕的过道里候着她,中途换场没有凳子,索性躬下身子弯下腰来说,累了,坐我身上歇歇。“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种恩情。”陈素琴回忆说。
    为听她唱戏,村里人扶老携幼,早早地就来到演出场地,无论冬夏。得知她生病,父老乡亲们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很多观众是冲着她的名气来的,她不出场,观众就不满意。有一年在阳城县演出,陈素琴肚子疼痛难忍,医生开了两瓶药,第一瓶还没输完,晚场开戏了,听说不少观众是冒雨赶过来的,陈素琴拔出针头又上场了。演出结束后,陈素琴浑身发抖,搀扶着她走下后台的青年演员李丹至今回想起来都十分激动,“团长教给了我如何对待观众、如何对待艺术,这一幕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回眸青春少年时光,陈素琴感慨良多,正是这些温暖、这些关爱让她在艺术的道路上有了明晰的航向。“20岁时舞台给我荣耀,观众的掌声让我满足,但未真正理解观众为何喜欢我;30岁时曾为戏曲的生存环境忧虑,担心没有了观众怎么办,开始认识到观众才是演员的衣食父母;40岁以后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切身感受到艺术来自人民的道理,理解了一个艺术工作者的责任:全身心付出,千方百计为人民演好戏。”陈素琴说。

爱团如家

    陈素琴的办公室在晋城市上党梆子剧团的三楼,在乳白色的灯光笼罩中,可见典雅书桌、可闻素兰馨香。《毛泽东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上下五千年》《中国戏曲史》《大幕拉开》《那些角儿》《挪威的森林》《百年孤独》《呼兰河传》《红高粱家族》等中外名著,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深红色的书柜里,房间里流淌着诗情和灵性,这是一个暖意丰盈的地方。2014年,陈素琴临危受命,调任晋城市上党梆子剧团团长,在此之前,她已在高平市(县级市)人民剧团做了十五年“掌柜”,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团搞得风生水起,光彩夺目。
    没戏就“没戏”,舞台上没有作品不行。作为上党梆子剧团团长,陈素琴把艺术生产放在突出位置,下大力气去抓。3年来,上党梆子剧团先后创作排演了《程颢书院》《太行娘亲》《郝经》3部大戏,改编上演了《梁红玉》《哑女告状》两部名剧,继承复排了《忠烈千秋》《闯幽州》《白蛇传》等优秀传统戏,初步形成了新创剧目打局面、移植剧目闯市场、传统剧目练队伍的可喜局面。
    2015年,晋城市职业技术学院上党梆子表演专业的30多个孩子毕业了,陈素琴如获至宝,全部招到了团里。有人说她傻,自寻烦恼,编制、工资、待遇会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笑着摇摇头说,“我当然知道人少些,剧团的负担会少些,我也更轻松些。但剧团的发展和传承,离不开年轻人,不能鼠目寸光,不能光顾头不顾腚。”为了解决这些孩子们的编制待遇问题,陈素琴千方百计、用尽心血。
    演员这一行,拼功夫、拼技巧、拼到最后是演员的修养和对人生的感悟。陈素琴提倡、支持、鼓励甚至强迫演员多读书、读好书,她给每个演职人员发放了图书馆阅读卡,在剧团的四楼开设了阅览室。在她的提议下,剧团开展了“以老带新”,剧团领导和资深演员一带一培养年轻演员,“以演带培”,把实际排练演出当做培养人才的过程;“以会代训”,利用总结会、讲评会、研讨会和剧情、角色专题分析会进行有针对性培训。为继续上学深造的演员提供机会和帮助。春华秋实,一大批中青年演员迅速成长起来,剧团形成了以中青年演员为主、行当齐全、角色整齐的演出阵容,深受观众的喜欢和爱戴。
    在梆子剧团采访,演员们用的频率最多的一个词是“铁人”。“陈团长真是个铁人,从不知疲惫,从不知劳累。”和她搭戏的陈树涛说,“与陈素琴合作收益良深,她是个有恒心、有毅力、能吃苦、肯吃苦、做事认真、勤奋敬业、有钢铁般意志的铁人。她是演员,又是团长,日常事务多,但都能兼顾得很好,很不容易,也很了不起。”
    事实上,为了戏曲事业,陈素琴的身体已经过度消耗。她的颈椎有问题,腰椎也不好,经常腰疼、头疼、失眠,胃病也时常困扰着她,包里常年装着各种类型的药。为了事业,为了剧团,她已付出很多。大女儿上学走后,她把小儿子送进了寄宿学校,丈夫工作在高平,一家四口难得团圆。挚爱的父亲重病卧床,她没有请假旷过一场演出,父亲去世后她悲痛欲绝,她真正地把自己的心血全放在了钟爱的戏曲舞台上。3年来,她带领着上党梆子走出太行山、走出娘子关、跨过黄河、跨过长江、跨过台湾海峡。2016年、2017年,连续2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新年戏曲晚会,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展现上党梆子的艺术风采,使上党梆子的影响力日益提升。
    很多人说,她完全可以吃老本,有空走走穴,辅导一下学生,等着退休享福就行。
    “不是没想过”,陈素琴坦言。特别是困难重重,压力“山大”的时候,真想撂挑子不干了,可冷静下来,还是不能这样做。一想到是党和人民把自己培养成人,给了自己那么多荣誉;一想到组织上对自己的殷切期望;一想到剧团里跟她同呼吸共命运的队友;一想到舞台下观众热切又渴望的眼神……她便又精神抖擞。
    在戏曲的道路上,陈素琴走得非常艰辛,鲜花和掌声固然耀眼,但背后的故事或苦楚、或心酸、或跌宕,也数不胜数,她却很执着。即使遍体鳞伤,也义无反顾。
    陈素琴曾在微博中写道:上党梆子,这戏有魅力,一听就着迷,那高亢明亮、粗犷朴实的声腔里,有上党地区千姿百态的历史风云。那些孝勇忠义、家国情怀、生死别离、恩爱情仇化作诗文,成为人们耳熟能详、能哼能唱的曲调,这戏里的唱念做打都有乾坤。听多了上党梆子才懂得,那是上党人的精气神儿。

杨 渊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