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长乐未央》有新意

时间:2018年07月18日 06:2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在历史剧中关注人文精神,是新时代写作历史剧的要旨


    山西京剧院的新编历史剧《长乐未央》于今年4月底在太原首演,该剧曾入选文化部2016年度戏曲剧本孵化计划,并获得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项目资助。
    《长乐未央》演至尾声,韩信笑,萧何和蒯彻哭,一笑二哭三声响起,剧场里悲情弥漫,那一刻韩信赴死的悲哀,随着音乐声丝丝缕缕进入人们心里,齐淮又出,誓与韩信同赴黄泉,悲情弥漫,心上刻出一个字:疼。人们的心被悲剧的力量打动,不为赴死的慷慨,为着那一腔赤胆忠心,为着那心怀天下、悲悯苍生的情怀,都要化作历史中的迷雾,被时光一层层地覆盖。虽是悲剧,却又感知到几分明艳,因为在绝望中渗透着希望,照亮了人们的心,人性的花渐次开出来,这便是《长乐未央》结尾给出的时代光亮。
    此剧的重点在刻画心理,体现人性。若说它的好处,综合来说,有以下几个方面:

  剧情出新意
    《长乐未央》有两场设计的不错。
    其一,第三场。历史上,韩信十面埋伏,项羽四面楚歌,吕后斩杀韩信于未央宫,这都是千百年来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情节,而故事发生时,当事人在想什么,化作了历史的风声,这便给现代创作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项羽四面楚歌,韩信看到当年意气风发的项羽终于残兵败将即将走上绝路,恻隐之心顿生,他念及当年在项羽帐下,项羽曾有不杀之恩,这才有了他弃楚投汉,他也想以此回报,哪怕招来杀身之祸,哪怕日后被项羽所杀,他也甘愿,这是为一个“义”字。他想放项羽逃走,虽然陈豨苦劝,韩信还是一念之仁,打定主意穷寇不追。虽说这是妇人之仁,却并没有减损韩信形象。他记得那一点点恩情,尽管这恩情并不是对方主动给予,这一念旧,让韩信在叱咤风云中多出了一点温情。这一场的心理描写,包括陈豨对前途的判断、刘邦的愤怒都合情合理。
    其二,是此剧结尾处的设计,也就是最后一场。前面讲过一笑二哭,韩信赴死。韩信为什么赴死,这一场有交待,韩信不死,刘邦终究难减猜疑,天下终究不安定,此时,大汉刚立,政权极需稳定,人民渴求安宁,以韩信一人之死,换来天下苍生的生,又何足道哉,于是未央宫里,吕后的剑下多了一抹冤魂。虽然心理刻画这样细,依然没有改动历史细节。
    这两场是全剧演的最好的两场,也是翻出新意的两场。

  对历史事件的取舍和改造颇见巧思
    萧何月下追韩信,这是史中最美的一段,本剧一掠而过。韩信登台拜将,本剧改造为吕后赐袍、韩信接印。韩信请封齐王,刘邦大怒,谋士张良踢刘邦一脚,刘邦明白过来,马上说,当什么代理齐王,要封就是真齐王,这个有趣的细节作了舞台化处理,在刘邦与吕后的对话中解决。蒯彻实际上从给韩信献计后就再没有了身影,本剧让蒯彻追随韩信左右,虽然与历史不符,但合理。传说中韩信有3个老婆,其中有一个叫殷嫱,俗称淮安夫人,本剧可能据此构思出了一个齐淮,有了女人,也就有了侠骨柔情。这些都是剧情的需要,符合人物逻辑,历史中的一些阴暗面,随着时代的递嬗演变,历史剧就不能照搬了,只要不改动历史大情节,赋予人物一些时代感是对的。
    在历史剧中关注人文精神,是新时代写作历史剧的要旨,《长乐未央》做到了。

  新剧目带新人,打造本土主创队伍
    看着舞台上清一色的新面孔,不由得有丝欣喜,在新剧目打造的时候,就把重担搁在新人的肩上,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极少有院团真正做到,总是在论资排辈和关系网中挣扎,这一点耗尽多少年轻人的青春,而返过来,又在感叹后继无人。剧目有时代性,而时代又是新人的,他们早早地担纲主演,他们的艺术年龄有多久,这部剧便能随着他们在舞台上立多久,经过时间的打磨之后,也就有了传下去的可能,这对于剧目和演员来说,是一荣俱荣的,但也对新人提出了新的要求,舞台交给他们了,他们是不是能在继承好传统,在传统之上琢磨新剧、理解人物、刻画人物、创造经典,做到时代创新,就要看他们的能力和悟性了。但这是新人的必经之路,送他们一片蓝天,还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这真值得期待。
    本剧的编剧、导演、灯光等,除了服装之外,都是本土人才。曲润海先生在谈到河南现象时说过,要信得过并支持自己的二度创作和演员群体,唯因爱惜人才,保护剧团,才在文艺座谈会后,河南的艺术创作、演出,迈出了大步,出现了《焦裕禄》这样的扛鼎之作。支持并扶持自己的创作群体,也是山西戏曲的探索之路、必由之路。
    从这两点上看,要欣赏并支持山西京剧院领导的魄力和格局。
    著名剧作家郑怀兴说过,写历史剧,剧作家要有器识与史识,器识就是悲天悯人,就是人道主义。这两识说到底就是思想。在历史剧的创作中,作者应该找到当代的情感、自己的情感与历史人物情感的契合点。今情必须真诚,古事不能歪曲,这样将今情注入古事,才能使古人复活过来,才能从这些栩栩如生的古人身上发现今人的影子,发现作者的影子,才能引起今人的情感共鸣。
    这一点,《长乐未央》做到了。
    说了好处,也要谈不足。
    剧情到了后半部分,开始拖沓,有一些场次完全可以去掉,比如说,陈豨造反前和韩信的对话,韩信和刘邦的隔空对话,都可以去掉。从十面埋伏之后,直接来到韩信之死,这样把最后一场再往细腻处打造,把情和义以及矛盾冲突往更深里走,也就不再显得匆忙,也就从容下来了。
    把尾声去掉,韩信有没有后代,和主旨没有关系,全剧在韩信死后结束,悲壮、激烈、伤怀而有情,留给观众更多的情感涌动和回味。
    好在只是首演,十年磨一戏,这些小问题,将在以后的时光中得到过滤和升华。

王芳

(责任编辑:任姝杉)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