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寻访山西移民村落(图)

时间:2014年02月26日 03:30 来源: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采访团第一站,沁水营村的“乡情村史陈列馆”内,天色变暗,老书记冯学文打着手电给大家介绍


白庙村的贾朝恩(右),80岁的老人是村里的支客(红白喜事大总管),被采访团称为“移民文化活字典”


正月十六,在北营古槐下,我们发现了烧过的香灰和供品


神叉老会的表演现场,采访团的李遇和刘巍现场拜师学艺,并和师父们留影为念。师父们叮嘱他们:要想练好,叉不离手,至少俩月


李遇日记2


2月13日正月十四有雾


老乡的帮忙


在北京采访移民史,我们并无具体的对象,仅仅是凭着几个地名就扑过去了。到了后,才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600年长不长,短不短,但足够消弭一切痕迹了。我们很着急,幸好有“山西”这份乡情在,移民后裔都尽力帮我们。


黄玉秋大姐在采育镇一个小区物业公司工作。这个小区,实际上是采育镇拆了13个村后给村民盖的崭新楼房。本来,我们去物业公司只是听向导刘勇说这儿有人有《采育镇志》。到了公司的会议室,黄玉秋大姐也跟了进来,一听我们的来意,她双手一拍,“呀,我也是山西移民!”


镇志没找到,黄玉秋大姐很遗憾,然后就使劲儿回忆着,给我们提供线索。“啊,我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我弟弟和一个人去山西打工。那个人找上了在山西的亲戚。”我们一听,也很兴奋,忙请黄大姐带我们去。黄大姐说,她先打听着,有了信儿就告诉我们。


昨天晚上,黄大姐打来电话,说没有那个人的电话,只知道他在一个装饰城看门。我们约好,今天去找。


今天一大早,我们接上黄大姐就去了那个装饰城。路不远,片刻便至,但因为还在正月里,商户们并没有开门,那人当然也没找到。黄大姐很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她再打听打听。


我以为这是客套,更何况,作为一个600年前的老乡,黄大姐此番也已算仁至义尽了。对这条线索,也便断了念想。


不承想,下午我突然接到电话,黄大姐又费了些周折,竟然跑到了那人的家里。遗憾的是,那人是爷爷辈儿迁到山西的,和我们的专题关系不大。


可是,这份热心却让我感动不已。


李雅丽日记


2月15日正月十六有雾


采访团的“外挂”


在踏上火车之前,已经跟刘勇约好,把火车到站的时间发给他。半途,收到他会准时接站的回复,我踏实了。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又是郊区,我有点忐忑,有个熟人带路,这样才心安。


刘勇是北京人,自由撰稿人,主要撰写的就是他在山西的各种游记和考察,因为他是个山西迷。为这,他辞了工作,自己贴钱,孤身一人,一年来山西三四次,走了五六年了,还放不下山西。他说自己:“不在山西,就在去山西的路上。”


我笑话他:“北京户口给你是可惜了。”


一出北京西站,刘勇的短信就来了:哪个出站口?


按照他的指挥,我们从南绕到北,刚到北1出站口,他已经挥着手招呼我们一行六人了。本地人的优势在这一刻就开始显示出来,他和司机师傅带着我们抄小路直奔停车场,少走了不少弯路。


一上车,刘勇就告诉我们,他了解我们要去的那些山西移民村,因为对山西的感情,他曾经对那些标注了山西地名的村子,有过特别的关注。


刘勇是个极好的向导,连乡间小路都非常熟悉。在四天的采访中,他一直任劳任怨地陪着我们,每天7点多出门,从市区赶到大兴亦庄接上我们,晚上再把我们送回酒店,他回家就已经在11点以后了。面对我们的谢意,他总笑呵呵地回一句:为山西人民服务!


刘勇不仅仅是向导,还是我们的历史顾问。他是历史学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五代十国。采访间隙他把知道的所有与山西移民有关的知识都讲给我们。山西的县,他已经走访了一半,对山西的了解不比我们这些山西人少,是我们采访团名副其实的“外挂”。


几天的采访结束时,我们每个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感谢这个“外挂”带给我们采访团的无偿帮助。


无需我们发出邀请,他正在来山西的路上。


王晓娟日记


2月15日正月十六雾霾


骨灰坛的故事


这是离开前的最后一顿饭,跟沁水营几位乡亲们一起吃的。


我和沁水营村张翠华老人座位相邻。大家边吃边聊,十分开心。饭桌上,不知是被我们即将离别的情绪感染了,还是自己有感而发,张翠华老人突然跟我说,“姑娘,跟你说个事儿啊,前些年,我们村儿春天翻地的时候,经常从里头挖出骨灰坛来。”


我听了十分好奇,骨灰坛不好好供起来,或者放进公墓,为什么要埋在地里呢?


张翠华说,山西人恋家,死了也想着有一天能回到家乡,所以就埋在地里,等哪天子孙后代回山西的时候,给他带回去……


正吃在嘴里的饭,突然怎么也咽不下去了。我很小就出来上学、上班,在外面漂泊的时间比在家乡多,早就习惯了漂的生活,没什么家的概念,更没有故土难离的感受。这骨灰坛寄托的对家乡思念,死了也要回归故里的情感,深深触动了我,狠狠击中了我。


叶落归根,都说这是一种老人才有的情愫,可那一刻,我这个年轻人突然懂了,树叶再高,离得再远,也依恋着根的怀抱。


谢燕日记2


2月15日正月十六雾霾


最后一夜


天快黑了,我们结束了在北京所有的采访,坐着孙保国师傅的车往北京西站赶。大家都想连夜走,说能给报社省一点是一点。


电话响了,长子营镇宣传部部长王颖打来的:“团长,你们今天怎么样?我刚散会,一直也没顾上招呼你们。”


王颖为人精干、办事利索,工作节奏超快,这不,她直接给我封了个采访团团长的“官儿”。镇上的工作繁琐忙乱,这几天没见他们休息过,再加上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来“添乱”,更是给大家增加了额外的工作。我说,“采访结束了,多谢你们的支持,要没你们这么高效率直接到村到人地联系采访对象,我们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我的感谢发自心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高密度、高强度的采访工作,没有长子营镇、采育镇、青云店镇的支持是不可能的,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史料和采访线索,竭尽所能地为我们解决问题,高效快速的工作节奏让我们叹为观止:不愧是北京城里的乡镇啊!《大兴报》总编辑卫东海说,区里仅博士毕业生就有上千人,这素质,没得说。


王颖呵呵地笑着,“不要客气,老家的亲人来了,都是应该的。报道出来了,能不能给我们寄些报纸来?说实话,我们也没有抽专人专门梳理过移民文化,我们也感谢你们所做的工作。祝亲人们回家的路一切顺利,一路平安啊!”


车临出大兴,被原长子营宣传部部长马振海“截住”,他没让我们下车,拉开车门,递进一个信封,里面有幅画,墨香扑鼻,是他临时约请大兴民间画家闫咏新先生作的“青竹图”。他说,“给亲人的一点心意,祝大家一路平安。”随即就关上了车门。一向伶牙俐齿的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车继续前行,有短信进来,是马部长的:“文化的生命力就体现在有传承,你们正在赋予移民文化新的生命,感谢你们在我曾用心处再洒汗水。向你及同行全体亲人致敬!希望2014年正月在北京大兴过得开心!”


请看下文


这是一次特殊的采访,是工作,更像寻亲。采访临近尾声,我们越来越多地想问:当年的移民除了北京,还曾迁移到过哪里?这样的亲人,在别的地方还有没有?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