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陈旭:用“拓迹”讲晋商故事

时间:2018年08月29日 06:2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陈旭传拓作品

    

    它是一种古代就开始流传的技艺,是照相术发明之前金石的影像照片,还是一种可以无限创新的艺术创作形式——

    什么是传拓?传拓就是将宣纸覆盖在金石器物上,用墨打拓,使器物的铭文、纹饰、图形等特征真实复制到纸上。对普通人而言,传拓是小圈子里的事。在照相术没有进入中国之前,传拓是一种重要的复制技法。我国古人研究青铜器、秦砖、汉瓦、碑刻、石雕等等,就是通过传拓来保存资料。在影像、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我省著名晋商研究学者、中国古典金融研究专家、收藏家陈旭把传拓这种古老的技法,运用到了传承与保护晋商文化之中,将自己一生收藏的晋商遗物,在进行分门别类后,通过传拓形式,用近60幅巨型“拓迹”呈现出来,以记录、展示、讲述晋商精神和晋商故事。


    陈旭,一生专注收藏晋商资料及遗物。1995年时,他为了做研究,接触了传拓,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经过20多年的摸索和实践,已成为国内个中高手。陈旭做传拓的最大目的,就是让晋商文化走出国门,让收藏的晋商遗物活起来,通过拓迹把晋商故事讲好。
    目前,陈旭已制作完成《晋商》《古典金融文化系列》《票号文化》《杏花村汾酒文化》《山西佛教文化》《山西民俗文化》《china——走来》等系列拓迹作品40余幅,另有10余幅为《唤醒嵩山》和《中国功夫》。其中,《china——走来》拓迹,长8米、宽1.2米,采自固关长城与晋商明清时期的车轮而创作。《清白持家》长18米,宽1.2米,陈旭以白菜为拓迹,赋诗一首:“片片绿色染家田,棵棵娗威骨清白。素名淡泊世世修,平治天下顿顿材。”来讲廉政文化。《晋商》《日昇昌》《汇通天下》《千门万户汾清香》《当铺》均为高2.4米、宽1.2米。《关圣大帝》《五台山清凉寺》均为长5米、高1.2米。
    陈旭介绍,传拓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门道。尤其是全形拓,比平面拓难度更大。全形拓也叫立体拓或者器物拓。要想在平面的纸上呈现出立体器物的空间感、透视感,根本不是轻敲慢打就可以轻松实现的,全形拓最考验技巧和耐心。在照相术没有进入中国之前,传拓是一种重要的复制技法。
    传拓在清末、民国时期特别流行,当时在上海的文人圈、收藏家中传有很多青铜器全形拓,再让知名的画家、书法家在拓片上题跋。现在这类艺术作品收藏价值很高,价格不菲。青铜器全形拓的技艺是在清末出现的,可以看作是西洋照相术传入中国之前,金石的“影像照片”,展现了立体的青铜器形制与花纹,后来全形拓逐渐衍化为一种新颖的艺术形式。但让人惊讶的是,在陈旭这里,全形拓却成为他实现各种创意与想法的重要手段。他不仅拓全形还要拓全景,可称作非遗传承的一大创举。


    据《隋书·经籍志》记载,“其相承传拓之本,犹在秘府”,可见从那个时候,就有了“传拓”一词。唐朝人对传拓技法已经熟练掌握,这时已经有了黑白分明的拓本。宋代300年间,传拓更是风靡,这期间出现了大量对古代名碑的翻刻、拓制。尤其是金石学的兴起,传拓的作用更为重要,这种技法大大促进了收藏、记录、研究古物之风的形成。
    陈旭称,过去的古人,一开始,像这个《隋书·经籍志》记载,它主要是用于文人墨客临摹写字,或用于研究历史、出书,这样拓下来,回去好记录、好用、好摘写文字。这些属于一般的平面拓。发展到了清代以后,特别清末以后,出现了全形拓。这个形式受到了西方美术中素描绘画技巧的影响,拓出来的器物要求有透视感和立体感。这个难度最大,要求传拓者要有方方面面的修养和熟练的绘画及书法技能。
    《日昇昌》(高2.4米、宽1.2米)为全景拓迹,是陈旭最得意的一件作品。面对这幅巨型拓迹,去过日昇昌的人,看到这个院门建筑就知道这是日昇昌的大门口。随着视线,在门口有一块匾,写着“汇通天下”。匾下面,紧跟着是一杆天平秤。秤,是晋商票号的重要器物,拓迹上这种天平秤是用来称银子的,秤周围拓着19个银元宝,这些银元宝是典型的全形拓。另外,还拓有秤码(秤砣)、汇票、斑驳的柱子和门头上的大漆,注写题跋,讲述晋商故事,活生生地把日昇昌票号的历史和沧桑感呈现出来。就这样,陈旭运用多种传拓技法,把自己收集的晋商遗物,汇集成一个有主题创意的拓迹作品。
    关于拓迹,陈旭认为,这是宣传晋商文化、晋商精神的一种方法,能让人们随时随地走进晋商,了解晋商。全形拓如同一支不受任何条件限制的画笔,只要发挥想象力,就可以将实景用另外一种方式呈现于画纸之上。作为晋商经济与古典金融文化研究专家,凡是与晋商有关的文化符号,都成了陈旭想要传拓的对象。虽然现代影像技术手段无数,对任何景物的呈现都没有问题,但不得不承认,用传拓这种传统技法,呈现出来的景观与实物,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震撼。


    全形拓是各类传拓技法中最难的一种,它不仅要求拓者具有丰富的平面传拓经验,而且还需要具备诸如素描这样的美术基础,正因如此,历来善拓者不多。后来,随着以摄影为基础的各种复制技术的广泛应用,全形拓这种费时费工的纯手工技艺难免走向衰落,逐渐成为一种稀有难得的艺术手法。当把它视作一种艺术手段时,要呈现的内容就可以抽象一些。于是车轮成了陈旭拓迹作品《china——走来》(长8米、宽1.2米)中的一个表现主题。据说,画面中的车轮个个大有来历,他们是明清两代晋商曾经使用过的马车轮子。而车轮旁边的痕迹历史更加久远,是陈旭从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车辙上拓下来的。
    陈旭说:“这幅拓迹的构思还是源于晋商,原计划做一个能反映晋商长途跋涉、艰难运货的过程。但在实际考察的过程中,看着这些千年车辙,他们远远超出晋商的范畴。晋商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太渺小了,历史上的晋商只是代表一个区域。像这样深深的车辙,全国各地过去的官道和驿道中都有。”
    陈旭对娘子关的固关长城情有独钟,曾多次考察。他说:“娘子关的固关长城有2500年的历史,尤其是瓮城和瓮城下边的石板,原来光光的石板,千百年来车轮一直从石板上进进出出,在石板上磨下了两道深深的车辙。我在那儿看了以后,感触很深。这个不仅仅只讲一个晋商,而是在讲中国的商贸史,我要做一个中国历史的痕迹。把几千年来的这种商道历史做出来。它是车轮也是年轮,它有一定的生活感、现实感。所以有了《china——走来》这幅拓迹。”
    做全形拓是一件费时费工的仔细活儿和体力活计,要完成这些尺幅、规格巨大的全形拓,难度更是超乎想象,最终能够制作完成,需要数月之久。陈旭认为,在做这些拓迹时,必须深入研究晋商历史,了解晋商文化背后的故事,收集晋商遗留下来的各类物件。这些物件大到票号银柜,小到晋商银两、用过的茶叶罐,只有实现与这些物件的情感交流,作品才能在饱含历史沧桑之外,让人感觉厚重。
    就这样,在20多年的传拓生涯中,陈旭从金石到建筑,从建筑到历史遗迹,借助全形拓技法,有了更多的构思,在拓迹中加入了很多人文的东西,加入了很多艺术思维,加入了很多非常主观的、一些情感的东西在中间,让自己成为一个全景拓迹高手,成为非遗传拓的一名大师,成为一个弘扬晋商文化和精神的布道者。

本报记者 孟 苗

〖相关链接〗

    陈旭微档案

    1954年生,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他曾就读于山西财经大学金融管理专业,后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货币银行学、投资经济学专业在职研究生毕业。曾任职中国煤炭博物馆和金融部门,现已退休。为研究晋商及中国金融史的需要,从1995年开始喜欢上传拓,并开始创新采用印泥拓,印泥彩色套拓,使其更具厚重立体感效果。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