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传说中的西流晚渡

时间:2018年08月01日 06:01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作为潞城古八景中唯一 一个与水相关的景致,它曾经真实地存在过

    西流晚渡是潞城古八景之一,其作为古八景中唯一一个与水相关的传说,它曾经真实的存在过。
    明朝《潞城县志》中有记载,万历年间的知县冯惟贤在序中写到:“考西流在县东北,水势汪洋,旧传每日夕时,有神人临流而渡,今杳不可复睹。而牧童农夫日晡争涉,或厉或揭,霞光返照,就中风致堪入品题,当不徒杂乱之鸟声,随波上下而已也。”此序之后又是诗:“环抱青山烟树稠,一湾绿水向东流。耕樵归去牛羊下,日落平川晚渡舟。”
    在冯知县的眼里,虽然旧时相传的神人已不可睹,但他还是见到了牧童农夫争渡的景象。夕阳的霞光,从西方漫铺过来,河流上一片桔黄,人欢鸟叫,水中绿色的波纹荡漾不已,当得入画,也当得入诗。
    几百年后,清朝知县张士浩也写下诗句:“波水潺潺沂浅流,斜阳残照漾津头。往来农务村村急,满岸垂杨不系舟。”
    “牧童驱犊返,田叟荷锄归。落日西流渡,双双鸥鹭飞。”
    在张知县的眼里,牧童与牛犊、农夫与荷锄、落日与残照、渡口与水波、垂杨与舟楫、鸳鸯与黄莺,一对对不可分割的意象构成美不胜收的诗景。在这里,诗是和波纹一起荡漾进人们心里的,成为人类最初和最后的精神归宿一般的景致。
    从他们的诗中,可看到明清时期,这里的人们还过着田园式的生活,自给自足。两位知县的诗情和尘俗世界交织在一起,使得当年西流渡口很美很繁忙的美景载入史册。
    西流村,祖辈上流传下来的说法是曾被叫做“晚渡村”,古庙里的墙上就有“晚渡村”的字样。
    据说,古时的路堡村有一程氏少年,曾在一河之隔的西流村私塾求学。他自幼孝敬双亲,求学也不忘侍奉父母,每晚必从西流村返家为父母烧汤煮饭,其行为感动了神灵,夜夜派一艘燃着明灯的小舟护送少年。后来,长大的少年参加科举考试一举成名,官任布政使。他想起故地求学的晚渡一事,即赐名“晚渡流芳”回馈西流村。当地乡民敬其为政业绩,更以“晚渡流芳”为荣,商议后便将村名改为“晚渡村”,恰值西流村人寿年丰,安居乐业,一时间盛名传颂朝野。
    村民们感念程氏孝敬双亲、勤学苦读、重情重义的品格值得永远传扬,就把“晚渡流芳”嵌入村中的文昌阁上,借此激发西流村子弟奋发读书、光宗耀祖。后来,西流村成为书香之地也与此大有关系。
    出文昌阁,沿河边前行,一路审视,一路回味,这里便是曾经的西流渡口吗?“晚渡村”哪去了?村里的刘汝沁老人解惑了我的疑问。
    明朝中期时,晚渡村里的段姓人家族群大、人口多、家教优、人缘好,四乡八邻都有名,段姓子弟考取功名的多,自然在外居官的也多,且多有清廉之名。有位在山东(另说广东)任职的段志贤,性情刚烈、做事果敢、不阿谀奉承、不贪赃受贿,一身正气,在地方上有“段青天”之称。后因得罪皇亲国戚惹下杀身之祸,惨被抄家灭族,晚渡村受其牵连而招祸。段姓人纷纷出逃,没逃走的则隐姓埋名,惨淡生存,曾经繁荣的晚渡村人员骤少,土地荒废,民不聊生。村民们为了避祸,把晚渡村改为“西流里”,一直延续到明朝中后期。至今,人们仍称西流村。
    晚渡村消失了,但“晚渡流芳”却作为书香之地的故证传了下来,永远镌刻在文昌阁上。文昌阁也成了人们祈求文运之所在地,每逢考试临近,香火总是很旺。
    今时,屡寻晚渡踪迹而不得,在一次夜读之后,终于明白“晚渡流芳”,不只是曾经的舟楫如梭创造出的人间美景,也创造了潞城地域内一处流溢着书香与夕阳辉映的河流文明。当河流上的那些木船匿迹而终,这个文明也就消亡了;当渡口随着西流村中的古道被时光抛弃,曾经的西流晚渡只能化作纸墨留存在传说中。

王芳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