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蔡家崖:我们来了

时间:2018年08月01日 06:00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早些年前我去过兴县,到岢岚卫星基地参观时路过“四八烈士纪念碑”,同行的朋友说这是兴县的地界,兴县还有蔡家崖,是红色根据地。那时我就想,有了时间一定去拜谒革命圣地,看一看毛主席住过的窑洞、看一看120师的驻地。10多年过去了,那个愿望就一直是个理想。
    今年6月,新闻上说通往蔡家崖的客运列车要开通了,21日是首发列车。于是,我从网络上购买了去往蔡家崖的车票。
    首发列车是早晨7点55分开。早晨7点我来到太原火车站,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太原火车站今天更是热闹非凡,“吕梁山上小延安,晋绥首府蔡家崖。”“蔡家崖号”客运列车开通,太原火车站广场上满是宣传标语。
    太原火车站,“太原站”三个巨大的字下方,蔚蓝色电子屏显示着“太原——蔡家崖”的字样,一行红色的大字“6月21日,蔡家崖:我们来了”特别显眼。“岚县在并医务团队回乡义诊”的红色标语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一群医疗工作者在太原火车站“蔡家崖:我们来了”的电子屏幕下合影留念。
    一位手持火车票的行人站在大屏幕前焦急地等待,他在等待那行蔚蓝色的大字——蔡家崖:我们来了。“请您帮我照一张相吧。”我帮他拍了照,催促说:到点了,赶快上车吧。他却说:我只是买张票做个纪念,不坐车的。说着话转身走了,我兴冲冲地快速进站。
    车站的检票口前早已排起了长龙,扶老携幼的、挑着行李的、背简单小包的,也有不带任何物品的,带小孩的旅客被检票员提前礼让检了票进站。
    开始正式检票了,人群慢慢地动起来。虽然说旅客们有序进入,但许多是第一次乘坐火车回家的兴县人。检票员着急忙碌地指挥、疏导人们进站,一点一点地解释、一个一个地示范,但可以从他们充满笑意的脸上看出,他们和首次坐火车回家的乡亲们一样兴奋愉快。
    列车终于开动了,旅客们开始寻找亲朋好友。看着列车内崭新的装饰,人们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一位70多岁的老年人边给旁边的乘客讲解沿途的风景,边发表着感慨:“我爸爸就是人家兴县蔡家崖人民救活的。”见听众们的兴致很浓,老者开始讲起他父亲的故事:“我家老爷子当年是贺龙元帅120师的战士,百团大战时他负了伤,当时的战斗很激烈,战友们把他送下战场后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战士们又去打鬼子了。我父亲被当地的农民带回家里疗伤,整整三个月时间,人家老乡一把屎一把尿地服侍我父亲,直到身体完全恢复才把我父亲又送回部队。”“老爷子还在吗?”“你家老爷子今天来了没?”见众人问话,老者长叹一声接着说:“不在了。去年不在的,活了92岁。他活着的时候一直对我说,要去兴县看一看,看一看那里的老百姓。那里的老百姓真好!”老者讲述着父亲的故事,那神态好像又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
    “就要进古交隧道了,这一路总共有13个长隧道。”在铁十二局医院工作的一位医生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告诉别人。“太原——镇城底的火车,从2018年6月21日开始正式改为太原——蔡家崖。这趟火车从1984年通车到现在,已经走过了34年的岁月。上世纪70年代,铁道兵第二师为了修通这条铁路,历经千辛万苦,有许多人为这条铁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哽咽的医生感染了坐在旁边的旅客,又有许多人围了过来,医生赧然地拭去眼泪继续他的演说:“那时候可艰苦了。”医生扬起手里的车票让发烧友们拍照,“1984年,有着长短13个隧道、数座高架桥的铁路全线通车。那年裁军,铁二师就地转业为中国铁建十二局、铁二师医院改为中铁十二局中心医院。1991年 我参加工作到古交报到,坐的就是这趟车,绿皮的,座椅还是用木头做的硬板凳。一进山洞,乘客们还都是一惊一乍的,有人统计,共有13个隧道。那时候的火车是烧煤的,车上永远是烟雾缭绕、拥挤不堪,那还是初冬,弄得我汗流浃背。坐那样的绿皮车,我心中十分忐忑,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会把我带到哪里。”“古交站到了、古交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往车厢门口走。”列车员的报站声打断了医生的精彩演说。
    古交站到了。古交正下着大雨,但这也挡不住人们的热情,这个早已城镇化的地方乘车的也是人山人海。“去干啥呀?”“到兴县耍个呀。”“咋地那么多人了?”“人家那是老区的党员到兴县接受教育呀。”鲜红的旗帜上印有“古交岔口乡关头村党支部”字样,让人倍感亲切。1958年才有的古交工矿区当时人口是8万,到1978年还是8万,有人戏称古交人口是老8万。改革开放之后,1988年古交人口一下子猛增到20万,外来人口占了一多半——这当然得益于古交主焦煤基地的建设,大中专学生、转业军人,还有外来务工人员,都参与到古交建设中来;古交城镇化率先于全国步伐,也得益于这条铁路线。
    列车从古交站出发了,那位医生拿出自己的仪器开始给周边的旅客们义务检测血压、血糖。善于言谈、热情的医生旁边有许多人围了过来让看病。“到老区去呀。帮帮那里的人民。”“谢谢您了。”身着白大褂外面套了写有“健康使者”红马甲的医生面对人们的谢意总是说:“老区的人民不容易呀。”
    “老郭你看,那个车厢里有跳舞的。”顺同行者老弓手指的方向看去,隔壁车厢里有五六个着民族服装的新疆小伙、姑娘们正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您瞧,她们的长裙旋转着,如一朵朵盛开的鲜花;那个新疆小伙头上戴着的瓜皮帽上的铃铛像要飞起,围观的群众双手打着节拍,更多的是旅客们用相机、手机忙碌地照相留念。维吾尔族朋友们以他们特有的方式为“蔡家崖号”献上深深的祝福。
    这里的舞蹈表演还没有结束,就听到那边有鞭炮声响起,游客们纷纷起身观看,列车到达了娄烦火车站,站外正举行隆重的庆典仪式,许多摄影发烧友对着刚下车的旅客疯狂拍照。车站内是照相的人们,车站外也是拍照的人群,幸福的人们要将这美好的时刻永记心间。电视台记者的话筒还没有伸到我的面前,一位说娄烦话的老乡已经抢先进入记者的镜头——可惜除了娄烦站的旅客,列车员不让其他旅客出站。不过,用不着亲自去看,只听那喧天的锣鼓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就已经感受到了老百姓欢欣鼓舞的喜悦之情。“您不是娄烦的吗?怎么不下车呢?”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问刚才一起寒暄的段姓老人家。“不下车了,这次我们是专门从娄烦坐汽车到太原,再坐这个首发列车到兴县去的。20多年了,我们当年一起在化肥厂上班的伙计们聚会都是在太原、忻州,兴县的几个老伙计一直想让大家到他们兴县聚会一次,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谁也不在乎一顿饭。前些年火车不通,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本来今年的聚会我们又定在了太原,正好今年火车开通,几个老伙计一商量,今年就到兴县聚会吧。都是70多岁的人了,还能见上几面?这个车厢里有几个,后面那个车厢里还有十几个,我们的车票是从网上购买的,他们是从太原站买的,刚才都见过面了,说好了下车见。火车通了,这以后还要好好见面了。”段老先生说着还给人们介绍身边的亲人:“这是我婆姨,那是我家儿子,人家非要开车送我们。国家开通了兴县的火车,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享受一下首发呢?!”老人家说话急,坐在不远处的儿子忙乎着把茶水杯子送上。
    “静游站,到静游了。”先前讲父亲故事的老者高兴地对旁边的乘客们说:“静游是个好地方。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高君宇就是这儿的人。高君宇是成成中学的学生。1925年孙中山北上时高君宇就是他的秘书,高君宇和周总理还是好朋友。北京陶然亭公园里就有高君宇和石评梅的高石之墓。”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老先生一路上讲了好多战争年代的革命故事。
    在装饰有兴县宣传画的车厢里遇着一位1984年参加工作离开家乡的孟姓朋友:“这可得感谢共产党!”这位仁兄年近六旬,说着话还轻轻地揩去眼角的泪珠。是呀,离开家乡快40年了,每年春节都想回家看看,但不是雪天车辆不能走就是道路坍塌,有十几次眼见就要到兴县了,黑茶山大如席片的雪花却让他们不得不又返回太原。“啥时候能坐上火车回老家?”这是2000年世纪之交时仁兄和我说过的一句话。
    “岚县车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下车。”我随着下车的人流下了车。那群打着标语的医务人员也下车了,车站外满是看热闹的老百姓,最显眼的是那辆印有“欢迎省城专家回乡义诊”的银灰色中巴车,车门已经打开,车门两旁有手持鲜花的儿童迎候在那里。我不能走出车站,想像得见当地百姓的热情和兴奋。医务人员能回乡为百姓服务,科技人员不也能回乡为家乡的富裕贡献力量了吗?列车的开通不单单是便利了运输,更是开拓了思维、更新了观念,更是为西北乡村的振兴插上了翅膀。
    “老郭,这就是黑茶山车站。”火车停在了一个小站,老孟为我讲述他家乡的故事。黑茶山车站的小楼并不很高,三层小楼,但那几个“黑茶山站”字特别显眼,敦敦实实地占据了整个楼顶。“黑茶山就是当年叶挺将军遇难的地方。”是的,那是1946年4月的事情。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达成和平统一协议。1946年春季,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政治气候中,1946年4月8日,肩负和平统一重担的王若飞、秦邦宪、叶挺等乘坐美国运输机,由重庆飞往延安,向党中央紧急汇报情况。当飞机飞到延安上空时,雨雾重重,能见度很低,与地面失去了联系,飞机不能降落,被迫返航,途中迷失了方向,误向晋西北飞去,飞到兴县,不幸撞到了黑茶山,出现了黑茶山悲惨的一幕。“老郭,有时间到黑茶山看看吧,那里有四八烈士纪念碑。”老孟的眼里含着泪水,生于斯长于斯的游子对故乡的感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到了黑茶山您还可以看一看兴县的其他地方,兴县还有历史名人孙家淦,康雍乾三朝掌权的大臣。兴县可大着呢,是咱省面积最大的县。”
    蔡家崖号列车上提供的资料显示:兴县,隶属于山西省吕梁市,位于山西省西北部、吕梁市北端,东邻岚县、岢岚,南连临县、方山,北倚保德,西隔黄河与陕西省神木县相望,是山西省版图最大的县,面积3168平方公里。
    蔡家崖号开通了真好,沿线的车站都挂有“乘蔡家崖号 赏吕梁风光”的巨幅红色标语。
    “白文车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下车。”一群说着临县话的旅客说笑着下了车。“白文车站是哪个县的?”听见有人问话,同行的朋友老弓说:“白文是临县的。临县可大了,南有碛口,北有白文,临县是个人口大县。”
    “蔡家崖站到了。”其实,根本用不着列车员提醒,看着车站外的人山人海我们都知道:来兴县了,到蔡家崖了。
    蔡家崖到了,列车上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往窗外看。车站外的铁栅栏两边都站满了人,有扶老携幼的,有孩童,还有坐轮椅的;有持鲜花的,也有拿彩色气球的,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兴县本没有亲戚朋友的我和老弓也挤进出站的人群。“蔡家崖号客运列车通车仪式”正在进行,县长带着他的班子成员到车站来了,为每一位客人送上宣传礼品。喧天的锣鼓敲起来了,演出台上十几位八路军装扮的老乡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公交车来了、公用车来了、私家车来了、出租车来了,甚至三轮车也来凑热闹了,欢乐的人们挤满了车站广场,兴县,蔡家崖,这一天是值得庆祝和铭记的一天,你看那平时不多见的武警们,不也在忙碌着指挥欢快的客人吗?
    这晚我住在兴县县城,我是观光者也是消费者,为老区的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不是应该的吗?
    2017年6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带着党和政府的关怀来看望老区人民;2018年6月21日,一年正好过去,“蔡家崖号”列车的开通将老区带上了精准脱贫的快车道。
    4621号是通往蔡家崖的首发列车——蔡家崖号。首发,确是一个信号,老区人民期盼幸福的信号。6月21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晋绥首府 红色兴县”有了客车;这一天,革命老区将同全国人民一样:努力奋斗,实现小康。
    蔡家崖,我们来了;蔡家崖,幸福来了。

郭子林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