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翼城发现明万历帝生母祖居

时间:2018年01月26日 05:25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李太后祖居窑洞遗址

    

    在中国数千年的王朝史中,无论是王朝衰败或兴盛,后宫的女人们从来都不是可有可无的配角,她们在自己所处的历史时代中,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祖籍在山西翼城县的明代万历皇帝之母——慈圣李太后便是其中一位。
    日前,山西古建集团考察组会同翼城县文物局专家,发现李太后的故居和祠庙遗址还在,其故事传说仍在翼城县境及周边各县广泛流传。2016年,翼城李娘娘传说入选临汾市第三批省级非遗项目。
    李太后(?-1611年),明代山西翼城县兴贤坊宣庄人。据民国《翼城县志·国戚》记载:“孝定李太后,明穆宗妃,神宗生母。翼城人,徙漷县。父伟,封武清伯”;又载:“李伟,兴贤坊人。神宗生母慈圣李太后父。封武清伯,进武清侯,赠安国公。”志中还记载:“旧志载有南来术士,观翔浍间有王者气,谓此地当出天子。未几,果产生一慈圣李太后……”
    这县志中的意思就是说李太后从小随父亲李伟流落于漷县(今北京市通州区),15岁进入裕王府,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为裕王朱载垕生第三子朱翊钧,进而由都人(宫女)升为侧妃。隆庆元年(1567年),朱载垕即位,是为明穆宗。同年三月,明穆宗封李氏为贵妃,其地位仅次于陈皇后。万历元年(1573年),10岁的朱翊钧即位,是为明神宗(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为母亲李氏上尊号为慈圣皇太后。四十二年皇太后崩,上尊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合葬昭陵,别祀崇先殿。
    400多年过去了,今天李太后的家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兴贤坊的地名已不存,宣庄也成为了西关村的一部分,称为西关南庄。
    李太后的故居位于绛源南路的西侧,距翼城县老城仅一条公路之隔。故居旧为一座大院落,经过历代改建,现已非原貌。专家们在此看到,房舍多半塌毁,院子废弃,瓦砾遍地,杂草丛生,仅存正面4孔濒危古窑洞。窑洞通体青砖砌成,宏伟高大。每间宽约3米余,进深约5米,青砖拱券,有明清无梁殿建筑的风格。
    村中李氏后裔李明志介绍说,这些窑洞就是当年李太后娘家院的原构,“院中原设石供桌,供人祭祀跪拜。这方石供桌被村民视为圣物,不敢挪动,但在前些年却被人盗走了”。
    在故居窑洞背后约100米处,便是李太后庙的旧址。据民国《翼城县志·祠祀》记载:“李太后庙在城西宣庄,明崇祯年间建。太后乃邑宣庄李伟女也。少丧母,随父客燕……居人以后生此,故立庙祀之。”如今,祠庙现已是一片空地。
    李明志今年76岁,他回忆道:“李太后庙毁于抗日战争时期,小时候还能看到残存的墙壁和殿基。记得庙前有一通石碑,上镌刻:‘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皇帝至此,龙行三步’。”他说,李太后是翼城人的骄傲,作为李太后的族人,他倍感荣耀。
    目前,翼城县文物局已经提出“李娘娘故居保护的建议”,建议对其故居保护修缮,治理周边环境,并纳入翼城县老城历史文化街区开发项目,以服务于县域旅游经济的发展。这无疑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
    据《明史》记载,李太后性情严明,对万历皇帝从小严加管教,万历有时不愿读书,李太后便马上将他召来,让他长时间罚跪。每次万历在经筵听儒臣讲授完毕,李太后总是让他在她面前模仿儒臣,复述所讲内容。凡到上朝之日,李太后五更时就来到万历的住处,呼道:“皇上起床。”下令左右扶起,取水为他洗脸,然后领着他乘车而出。
    有一次,万历在宴会上喝多了酒,命内侍唱新曲给他听,内侍推辞说不会,他便取剑要杀内侍,幸亏左右加以劝解,才取笑割去内侍的头发。第二天,李太后听说此事,传话给张居正,让他上疏切谏,并令他为万历起草罪己御札,又将万历召来罚跪。最后,万历哭着表示保证改过才算了结。
    明光宗朱常洛还未被册立为太子时,给事中姜应麟等上疏请求册封太子而被贬谪。有一天,李太后便问万历不册立太子的原因。万历回答:“他是都人之子。”李太后大怒道:“你也是都人之子!”万历听后惶恐不已,跪伏在地上不敢起来。原来后宫中叫宫女为“都人”,李太后也是宫女出身,所以她才会这么恼怒。明光宗因此才得以立为太子。
    《明史》还记载了李太后宽以待人、严管家人的故事。御史曹学程因为进言而被判死罪,李太后怜惜他的母亲年老,为他在明神宗面前讲情,将他免罪释放。然而,李太后的父亲李伟虽被封为武清伯,但有一次家人犯有过失,她便命宦官前去列举其过,并将有罪家人依法处置。
    李太后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所施舍创建的佛寺遍及全国各地,至今仍为佛教界、古建筑界所称道。今天在山西境内还完整保留了当年李太后所倡建的五台山显通寺铜殿、无梁殿、菩萨顶真容院、塔院寺大白塔,以及太原双塔寺(即永祚寺)舍利塔等精美建筑。
    可以说,没有慈圣的大力推崇,晚明佛教的社会影响会大打折扣,也不可能呈现出如此繁盛的局面。她的崇佛活动为晚明佛教带来的不仅是这些寺院的兴建,而是通过佛教复兴带来宽松的政治环境以及文化界的活跃气氛,这才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本报记者 李尚鸿 文/图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