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熠生辉的伟大人格 德国哲学家汉斯·海因茨·霍尔茨曾说:“马克思还活着,因为他的理论今天依旧适用,其思想对我们的鼓舞并未停顿。马克思是我们当中的一员,为我们照亮了当代社会,指明了未来的道路。”归去来,日子流水过 文学来源于生活。然而,柴米油盐吃穿住行,文学愿意真正去刻画吗?往往不那么忠实,往往要高于生活。80后作家张哲这部小说《是梦》,特别之处就在于作品与生活常态的高度贴合。春秋代国都邑考 宁武县宁化古城为春秋代国都邑,早在《史记》中就已记载,东晋文献中更有明确考注,各代史书的地理志中关于“代地”地望亦有相关记述,至宋、明学者均有宁化为“代城”的考证。盛世修志 鉴往知来 戊戌岁尾,《太原市志(1978—2011年)》历经13载努力,正式面世了。这是太原市地方志办公室加强地情研究的重要成果,也是延续晋阳历史文脉、推进省城文化建设的一桩盛事。书院文献让文化传承清晰有序 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历程中,书院是极其醒目的地标,书院是极其重要的章节。文献典籍作为传承书院载体,记载书院精神的辉煌历程,铭刻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珍贵而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道路性格悖论的解析 《道路的性格》是一幅画,我是1980年代之初看到这幅画。当时,《汾水》和《太原文艺》杂志刊登,画面震撼。山路,机器的履带碾过白雪,雪路由下而上,一条坚韧刚劲的路,铺满画面。盛世修志 鉴往知来 戊戌岁尾,《太原市志(1978—2011年)》历经13载努力,正式面世了。这是太原市地方志办公室加强地情研究的重要成果,也是延续晋阳历史文脉、推进省城文化建设的一桩盛事。文学应该如何回应这个时代 中国处于一个剧烈变革进步的历史时期,文学如何回应这个时代?这是我们绕不开的历史责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民族复兴。朱汉民:文化复兴,书院大有可为 中华文化,很早就表现出对人文精神的主动追求。儒家教育重视社会群体,也强调个人发展。“四书五经”等诸多文学经典,都是在教人如何成为君子、圣贤。唐邢窑白釉嵌宝石辟邪 西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著《急就篇》卷3记载:“射魃辟邪除群凶。”唐代颜师古注:“射魃、辟邪,皆神兽名。清忍冬纹青花碗 忍冬纹,为我国古代器物上多用的一种传统纹饰。忍冬植物的花瓣抗冻耐寒,即便在冬天也不凋零,故被称为“忍冬”。宋吉州窑黑釉鹧鸪纹笠式盏 在两宋时期,全国各地窑场都生产黑釉瓷,如福建建窑、江西吉州窑、河北定窑等。黑釉盏是当时最普通的一种颜色釉瓷,其中以建窑和吉州窑的产品最负盛名,建窑的“兔毫盏”、吉州窑的“鹧鸪斑”都是最为名贵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