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50年粉墨,老艺人随波逐流

时间:2014年05月22日 03:34 来源: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晚报 > A版 > 23
分享到: 评论:

1 日本人进了中国该唱的戏还得唱

    乔玉仙从天津去北京,又去了保定、石家庄,一路粉墨登场、唱念做打,终于回了太原。
那时院里还有花草,天气尚未大冷。丁果仙和她姐夫闹矛盾,不出来唱戏了,锦梨园也改了班主。物是人非,梨园里却依旧热闹,艺人们走了一拨又来一拨,小旦刘芝兰、须生“十四红”“毛毛旦”,还有年龄尚小的花艳君。
割了高粱,收了庄稼,日本人来了。戏班子“哗啦”解散,艺人们四下逃走,各回各家。乔老爹骑着一辆自行车,后座上带着瘦骨嶙峋、身体不好的金仙,玉仙一路小跑跟着,三人走走停停,半道上在住家户住了一宿,第二天才回到汾阳。
虽然回了家,住得也不安生,天天有当兵的来磕打米、面,没过多久,家里头穷得啥也没了。有些个当兵的,知道金仙玉仙是唱戏出身,进门不光要吃要喝,在乔家的火上做饭,还嚷嚷着让姐俩给唱两嗓子。遇见大方的,唱一次兴许给10块现大洋,遇见抠巴的,听完拍拍屁股就走。
外头天天打炮,听说汾阳城墙都塌了。眼瞅着轰隆隆的炮声越来越近,那动静儿都能把屋檐给掀了,金仙玉仙跟爹妈逃到了姑姑家。她家有个地窨子,就像现在的冰箱,平常搁点南瓜白菜什么的,方便储藏。没有梯子,金仙玉仙坐在竹篓子里,爹用绳子把她们一点点吊下去。
地窨子里实在太冷了,金仙玉仙受不住冻,偷偷跑回家。刚回到后院,就听见前门一阵响,日本人来查户口!她俩赶紧躲在柴火里头,吓得浑身直哆嗦。
第二年正月,虽然日本人还没走,但太原的剧场组织起来了,有人来汾阳,叫金仙玉仙去太原唱戏。那人和乔老爹一人一辆自行车,带着姐妹俩上了路。路上很艰难,日本人不让走,必须说明情况才放行。乔老爹进门赶紧给人家鞠躬,一句话没说好挨了好几个巴掌。金仙玉仙吓得不敢抬头,抖得像筛糠似的,生怕被日本人扣下,以后没了自由。
好不容易才到了太原。嗬,大家呼啦啦都聚齐了,“说书红”家来了,“小吉仙”家来了,赵玉楼家来了,董翠红、董小凤一家子也来了。说起这段日子的难熬,一路上的担惊受怕,好多人忍不住抽抽噎噎,哭了。
揩干眼泪,大家用板子搭起场子,在地上搭好蚊帐——日子再艰难,戏还得唱,人还得活着不是?

2 老公死了孩子没了,玉仙咬牙挺了过来

    眼瞅着玉仙18岁了。有个演武戏的“懿万春”,北京人,本名姓景,后来嫌查户口麻烦,索性改了姓,拿艺名当了本名。一家人也跟着都改了,哥哥叫懿万山,跟着别人做买卖,当小伙计,比玉仙大10岁。
乔老爹跟人家搞价钱,400块把玉仙嫁给了懿万山。从此,玉仙改名换姓成了“懿莲春”。400块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可全让父亲和姐姐金仙抽了大烟,没多久就败光了。
结婚后,有夫家管玉仙,让她正经八百地跟着师父学戏,拜了“说书红”高文瀚,当了三年过门徒弟。
好景不长,本该在艺术世界中节节高升的姐姐乔金仙,不由自主地走上旧艺人常走的慢性自杀的不归路后,毒瘾日益加深,吸食大烟的次数愈加多了起来。长期靠毒品来解乏度日,她的身体日见消瘦,最终在玉仙嫁人后的第二年,23岁的乔金仙因长期劳累和毒瘾致使身体透支,不幸去世。此后一年,母亲和父亲也在毒品的毒害下相继离世。玉仙平时不爱说话,性子沉稳,虽说有些胆小怕事,但突然之间失去所有的亲人,反而激发了她性格中坚韧的一面。
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当然,此时的她已经发生蜕变,有了新的家庭,丈夫、公婆和小姑子,成了她日后可以依靠的人。
23岁时,男人死了。不知得的什么病,只是一直吐血,大夫说肺烂了。玉仙跟男人生了三个儿子,大的打从生下来就跟着奶奶,老二跟着她,才几个月大的婴儿,没处安放,就睡在后台的戏箱上。玉仙一下了台就给孩子喂奶,没过几个月,不知怎么得了病,抽风死了。老二死了之后,她又养了个老三,活到7岁上生了病,因为没钱看病,也早早夭折了。
旧社会的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毫无权利可言。男人一死,玉仙自然就归了婆婆管。虽然她多年来不挑戏演,一直勤勤恳恳,却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也很少跟社会接触,之前一直听从丈夫,现在权利收归婆婆,人家不让她唱戏,不让她出门,也不给她零花钱,她也只好忍气吞声。
解放后,经人说合,婆婆才同意玉仙离开,给了她自由。
到现在,90多岁的乔玉仙提起那些日子,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犯了烟瘾,婆婆不给钱买烟抽,是好姐妹牛桂英(晋剧名角儿)悄悄托人给她捎来10块钱,解了燃眉之急。

3 剧团间辗转颠簸,守得云开见月明

    守寡6年后,29岁的乔玉仙跟了第二个男人。这人是山西榆次的,对她温柔又体贴,玉仙总算过了两年舒坦日子。
她为人很低调,从来不挑活儿,哪儿缺演员就去顶替。有一阵子,张美琴有病不能演戏,玉仙就替她去演须生,一天给10块钱。要知道,那会儿六七块钱就能买一袋面呢!虽然大年初一就得演戏,带着孩子很辛苦,屋里生个温温火,晚上太冷,也不敢给孩子脱衣服,直接裹到被窝里去——但玉仙觉得很知足,白天演《打金枝》,不用跪,晚上难熬些,演《算粮》,得给岳母跪,跪下就站不起来,身子软眼发黑。可是,毕竟有收入就能活。
这么干了70天,张美琴病好了,玉仙只得再次离开。
1950年冬天,程玉英在太原南肖墙演《打金枝》,叫乔玉仙去。当时玉仙在丁果仙的民众剧团,月工资在团里算是低的,说是340元,可实际发不了那么多。给程玉英演了一场,竟然赚了30块。玉仙高兴死了。恰好程玉英打算来太原组剧团,“咱姐妹几个成立剧团,赚了钱大家一起花!”玉仙很心动,没多想就答应了。
谁知事与愿违,腊月底,听说程玉英来不了太原了,被平遥人堵在了家里。腊月廿九,别人家都欢天喜地过大年,玉仙带着老公、孩子坐车去了平遥。
路上没什么人,灯也不亮,只有粉红的一个点点,照着灯下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摸黑到了程玉英家里,了解了实际情况,知道她确实走不了,玉仙只好接受现实。平遥人不放她,自己的美梦也破碎了。为了省几个住宿钱,她又拖家带口连夜回了太原。
天无绝人之路,晋声剧团(省晋剧院的前身)建团,邀请乔玉仙参加。刚去时,条件艰苦,戏服不全,得东挪西凑借别人的衣服穿。有个叫周玉生的小生,个儿矮脚大,玉仙个儿高(差不多1.64米)脚小,两人经常换穿戏服,为此闹了不少笑话。周玉生演郭嗳,没鞋没衣服,大脚板硬塞进乔玉仙的小鞋里,衣服太长,就在地上拖着走。
社会安定,艺人们演的戏多了,日子也越来越好过。1979年,乔玉仙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组织上说,演员们愿意去艺校当老师,就去,不愿意的话,就退休。一帮子老姐妹就此分道扬镳,牛桂英去了艺校,当了校长,乔玉仙则做了自己的主,就此退休。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说退了休,乔玉仙的嗓子却没歇下来。这家剧团力荐,那家剧团诚邀,都是熟面孔,一个也推不得。虽然她自己总是很谦虚,说自己不是名角儿,没演过主角儿,但大家伙都挺抬举她,老艺人的功夫,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根基可都深着呢。

本报记者 王晓娟

结语

    懦弱、依赖、胆小、没主见,看似一身缺点的乔玉仙,最后却坚强地活了下来。1929年—1979年,五十年咿呀弹唱,粉墨登场,而今喧嚣退去,夜深人静时,90多岁的乔玉仙会想起往事否?她会回忆哪些事哪些人呢,那些面孔,姐姐乔金仙、盖天红、丁果仙、说书红……那些在生活中帮助过她,在舞台上风光过、灿烂过的人们,一个个都去了,只剩下她一人,独自在世上活着。活着,大概也是一种坚持,一种胜利。
2012年,“晋剧流派科研课题”将乔玉仙确定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晋剧流派传承人,省晋剧院将通过选拔,择选出基本功扎实、有艺术天赋、潜力较大的演员来重点传承她的《斩黄袍》《反徐州》《八件衣》等正工须生戏。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