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四代鼓王为戏王配戏

时间:2014年05月15日 02:57 来源: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晚报 > A版 > 22
分享到: 评论:

    观众看戏看热闹,为角儿叫好,知道的也都是角儿,但在戏班里,实际上打鼓师傅最大。
这个“大”,指的是最有威望,最受人尊敬。为什么?传说中,唐太宗李世民平定天下之初,民间并不安宁,有大臣出主意,说多办一些戏班子,演那些忠君爱国、行善积德的戏,民间的风气也就会一天天好起来。又有大臣提议,不如朝廷先办一个,大臣们先披挂上台粉墨登场,百姓自然就会效仿。李世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便说自己打鼓,有些大臣虽不情愿演戏,但皇上都打鼓了,他们只好纷纷报名。后唐明皇李隆基酷爱戏曲,又打鼓又演丑角,被奉为“梨园祖师”。因为李世民、李隆基都打过鼓,所以打鼓师傅在戏班里最大。
抛开掌故不谈,实际上鼓板(通常右手执鼓,左手执板)的确是我国戏曲乐队中集伴奏、领奏、调度、指挥于一身的独特乐器。“凡属歌舞之类者,盖无一不以亦无不皆以鼓板掌其节拍、齐其动作、鼓其精神也”(引自《中国戏曲史》)。梨园行也有这么句俗语,“一台锣鼓半台戏”。
上世纪40-70年代,三晋梨园就有几位鼓板师傅名噪一时,至今为圈内人尊敬与推崇,被称为三晋鼓王,他们分别是:申天福、冯万福、白晋山、陈晋元。鼓王司鼓,等闲人也配不上,所以他们不同时期都给三晋戏王丁果仙打过鼓。

  1 “六亲不认”的申天福

    申天福(1905年-1983年),平遥县香乐村人。他的父亲申海山在皮影班拍铙钹,也能打鼓板,所以申天福从10岁起跟父亲学打鼓板,18岁上走猴儿班(即皮影班)。
32岁,申天福开始走戏班。最初,他在同梨园拍铙钹,后来专司鼓板,曾为老十七生董全福、旦角一点红(有福子,冀美莲之师)等名家打鼓。虽然进戏班打鼓板晚,但申天福天资好,学得快,他向狗蛮师傅(高锡禹,更早的名鼓师)学过,其司鼓的底号与狗蛮师傅的路子一样,深受称赞。
申天福伴戏的态度非常严肃认真,谁耍儿戏,他便六亲不认。
鼓板师傅是戏台子上的总指挥,对每一个演员的台词、唱腔、动作都清楚得很,假如有演员在台上不认真演戏,申天福一眼就能看出来,当场就会让他下不了台。真是“当场不认父,举手不留情”。因此,人们送他外号叫“黑龙王”。
申天福打起戏来平稳,能沉住气,楗子不打富余的。演才子佳人的戏,用小家具(指用小锣、铰子伴奏)时,他的下楗轻如鸿毛,又巧又调皮,富有美感;演帝王将相的戏,用大家具(指用马锣、铙钹伴奏)时,下楗重,气势宏伟。
申天福打戏底号清楚,有棱有角,有杀有斩。而且他还懂文场,能弹三弦,节奏感很好。民国二十年前后(1931年),申天福为丁果仙司鼓四五年,当时,丁果仙在长风剧场的演出多由他伴奏。1952年,丁果仙、狮子黑乔国瑞演出的《捉放曹》在北京灌唱片时,丁果仙还是请的申天福打鼓板。申天福还曾为说书红高文翰、文武双全的筱吉仙、擅演苦戏的花艳君等名家长期司鼓。

  2 名角爱请冯万福

    冯万福(1911年-1961年)乳名马儿,孝义县人,出生于吹鼓手之家。那时“王八戏子吹鼓手”被视为贱业,常人不与攀亲,但冯万福却在鼓板界打出了名堂。
他6岁随父学艺,练就了一手好唢呐。17岁入汾阳戏班,先弹三弦,后学司鼓。1939年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文化宣传第三队为三儿生孟珍卿、刘芝兰、筱桂梅等名伶司鼓,后到太原,先后入丁果仙的民众剧院(日伪时期为新民剧院,人称“二院”)和晋声剧团,后晋声剧团改为省晋剧团后,冯万福就是省晋剧团打鼓板的“一把手”。
冯万福曾为丁果仙、乔玉仙、刘俊英、孙福娥、王银柱等晋剧名伶司鼓,他技艺精到,指挥手势、底号明晰,起承转合自如,与演员、琴师配合得和谐统一,所以当时许多演员演戏以及灌片录音,都爱请冯万福来司鼓。1952年全国戏剧观摩会演,丁果仙为毛主席及中央首长演出《打金枝》就是请冯万福担任的鼓师。
1959年2月初至4月中旬,丁果仙随山西人民福建前线慰问团赴福建海防前线慰问演出,司鼓师傅就是冯万福。丁果仙非常敬重冯万福。一天早晨,冯万福先生在他们下榻的厦门宾馆后花园散步。这时,丁果仙也来到后花园,远远看见冯万福,就快步走过去,伸出双手,非常热情地和冯先生握手致意。
冯万福相对固定地为丁果仙司鼓,是1959年4月丁果仙到省晋剧团工作后的事。

  3 有“金字招牌”的白晋山

    白晋山(1922年-2001年),乳名福润,太原市北寒村人。自幼家贫,五岁丧母,十三岁入阳曲县新城双义园学唱戏,启蒙师傅门关黑,为他奠定了中路梆子功底,后拜老旦张春林为师。他嗓音清脆洪亮,兼工须生、小生。十五岁,即在静乐、岚县、太原北门外一带初获声誉,群众送他艺名小十三红。
说到这里,插段题外话——梆子戏艺人的艺名。
梆子戏艺人的艺名多数是观众折服于他们的艺术,欣然赠送的。当然也有的是演员为展示个性自己给自己起的。这些生动、形象的艺名以后经群众广泛流传,成了梆子戏的一个独特景观。
过去艺人起艺名,约略有以下几种情况:一以其原籍和从艺地点取名。如河边红、盖晋阳等;二以其从艺或唱红的年龄取名。如七岁红、十一生、十三旦等;三以其擅演的剧中角色取名。如大郎红、彦章黑等;四以其表演特色和特技取名。如说书红等;五以其形象特征取名。如秃红、狮子黑、一撮毛等;六以所挣包银数取名。如赛八百、一千红等;七以其艺术魅力取名。如万人迷、抓心旦等;八以其曾从事的职业取名。如灌肠红、油糕旦等;九以其本名取艺名。如天贵旦、春蛮红等;十以雅化的形象取名。如果子红、小电灯、夜明珠等等。
再说回白老先生。
抗日战争爆发后,双义园解散,福润提前出科,后入唐风剧社,辗转北京、丰镇等地,过门师傅刘玉富为其起名白晋山。后他住丁果仙班,一日出演《斩黄袍》,演出中却突然碰上戏曲演员的坎儿,倒仓(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再也没调过来。但白晋山放不下戏曲,1940年又重返梨园,还在丁果仙班,做了一段时间的配戏之后,22岁的白晋山毅然弃演改学场面,钻研鼓板技艺。
白晋山演员出身,懂演员,演员出身打鼓板在晋剧司鼓界是最高档的,也是一个鼓板师傅的“金字招牌”。演员不论好坏,他都能配合得打好鼓点。用行话说就是“能把演员安顿好”。演员只需一个手势甚至一个眼神,白晋山就知道他们的用意。
1950年,丁果仙组建了太原市新新晋剧团并任团长,牛桂英、郭凤英、白晋山任副团长。直到1958年,丁果仙的戏都由白晋山司鼓。1955年,丁果仙的电影《打金枝》的司鼓师傅就是白晋山。
白晋山与丁果仙相识多年,又为其执鼓多年,二人在舞台上默契自不必说。二人在工作期间,白晋山常为丁果仙出谋划策,丁果仙前半生的艺术造诣,白晋山功不可没。没有白晋山,和平剧院(新新剧团演出场地)的戏就站不住脚。经过他的策划、扶衬,戏就能立在台上。
1964年,“丁果仙舞台生活40年纪念演出”在并举行。丁果仙专门请回白晋山为其司鼓。那时两人已经多年再未配戏。丁果仙说:“晋山啊,这出戏我好久没唱了!”白晋山说:“这出戏我也好久没打了!”但一上场,虽多年未合作,一开戏两人还是默契一如昨日,满堂喝彩。

  4 丁果仙教陈晋元用感情打戏

    陈晋元(1931年-2004年),又名小元子,祖籍河北保定,太原出生。童年饱受苦难,10岁起开始学戏,后改学司鼓。受名鼓师申天福、白晋山指教,享得“鼓王”美誉。
新中国成立之初,是丁果仙艺术创造力最为旺盛的黄金时期。这时,陈晋元就偶尔曾为丁果仙司鼓。对于陈晋元来说,一方面能为这样大名鼎鼎的表演艺术家司鼓,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另一方面,给名家打戏又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陈晋元曾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道:她对我说,晋元,打鼓板的是一家之主,光有功夫、技巧还不能打好戏。要通过演奏的轻重缓急,打出人物喜怒哀乐的感悟来。打鼓板的精髓,就是一打节奏,二打感情。
陈晋元初为丁果仙打鼓板时,没有掌握住丁果仙的情,戏打下来,配合得不够默契,不能令丁果仙满意。丁果仙演完后,不卸装就找到陈晋元,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剧本的思想感悟体验不深。最后她还点化陈晋元说:“你试着联系你自己的苦难童年想想。”
陈晋元细心琢磨了一番,待第二次为丁果仙打时,他就进入角色,带戏上场了,把鼓板打出了感情。
1959年,丁果仙到了省团后,除冯万福外,陈晋元也开始相对固定地为丁果仙司鼓。
陈晋元在伴奏时能随情易音,与丁果仙三回九转的唱法很有关系。比如,丁果仙演唱的“流水”,对快慢、轻重都非常讲究,当剧情发展到激昂慷慨时,她唱得很有杀气,鼓楗也必须随着轻重缓急,带有斩杀性,方可与戏浑然一体。而有些地方,丁果仙大师的演唱又好像在说话,打鼓板就必须也楗巧,给人有说话的感觉。
经过丁果仙的指点及与其合作,陈晋元摸索出了在伴奏唱腔时,通过鼓点的稀密来刻画各行当人物特点的规律,为其今后成为一代鼓王奠定了基础。

本报记者 白洁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