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历人世 九分辛苦一分甜

时间:2014年04月24日 02:38 来源:

首页 > 山西晚报 > A版 > 22
分享到: 评论:

从来苦不白吃,王玉珍一心要成角儿,学戏下了不少狠功夫,再加上天资聪颖,哪有不成的道理。首唱《玉堂春》便赢得满堂喝彩,成为邱家班里最招眼的新星。
王玉珍眼看着前途无量,该取个响亮的艺名儿帮衬帮衬。正好街坊王秀才精于此道,闷头想了一天,想出来个名字,叫做——

  1 花艳君

花艳君想成角儿,只在自家戏班唱是不行的。若是能在公家台子唱红了,经得住各路行家挑剔,那才是真正的角儿。
问题是,当时的“公家台子”鸣盛楼可不是轻易能上,一次“砸锅”,可能导致戏班很长时间挽不回损失,所以一般都邀请名角儿上场。一个初出茅庐的娃娃,照规矩不允许在这儿演。好在花艳君的师傅们素来人缘不错,戏班的班主也对花艳君略有了解,几经斡旋,花艳君终于有了在“公家台子”上演出的机会!
这次演出,若是演好了,花艳君便能扶摇直上,展翅高飞,可若是演砸了,便会一蹶不振,很难再成名。是成是败,就看这一哆嗦了!
这天晚上,花艳君就要登台。开戏前,花艳君的姥姥领着花艳君,来后台“打点”。先给“承事”(舞台监督)、“掌班”(剧务主任)每人两条“哈德门”香烟,两包龙井茶;再给打鼓板的、拉胡胡的以及管理道具的“箱倌儿”们每人一份“小费”。姥姥还特意另给打鼓板的偷偷塞上一条香烟,希望他键子下留情,鼓子上帮衬。
二通锣鼓打过以后,花艳君斜着身子上场。开篇就是《三娘教子》中最考验演员功力的念白:“这读诗书,要长久,恨男儿结为愁……”几十句念白台词,她一气呵成,有如行云流水,珠玉落盘。开场亮相便十分惊艳,观众一下子就叫起好来……
花艳君红了。
红了便该出去闯天下,闯名声,这也是梨园行的规矩。由跑江湖的“写头”(经纪人)带领,花艳君和师傅们开始了闯江湖的日子。这一程,委实跑了不少地方,大同、北京、上海、张家口。一路上的辛苦自不必说,星夜赶脚程、风里吃冷饭,那是经常的事情。每到一地,便停下来唱三天的戏。渐渐地,花艳君尝到了当初向往的滋味——处处受人抬举,场场掌声雷动。她演的悲剧角色特别受人欢迎,有顺口溜道:宁可跑得撅煞,也不能误了花艳君的哭嚓。大家见了她,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一声——

  2 花老板

花老板闯荡江湖回来,从此躺着吃。“躺着吃”是梨园的行话。戏院开戏时,通常会在门口贴一张红榜,这红榜上写戏剧名称,下写演员姓名。这演员姓名,又分上中下三等。最下等,是串场的小人物,名字竖着写,都是蝇头小字,名曰:站着吃;中间一等,是各个配角以及未成角儿的主演,字号大些,姓在上,名在下,写成三角状,名曰坐着吃;最上面,就是演大轴的角儿,斗大的字写就姓名,宽宽敞敞地横在红榜最上面,叫做躺着吃。
躺着吃的角儿不必每天再练功,除非有新戏上演或者换了搭戏对手。便是练,师傅也会在旁仔仔细细教着,老板老板地叫着。戏班子演戏讲究压轴,这轴必须得大角儿才能压得住。师傅也得捧着角儿,帮他压轴哪!
成了角儿,绫罗绸缎随意穿,什么时髦穿什么。寻常演员,只能穿戏班子里公用的戏装,但是角儿的戏装,可以去北京上海,找专人量身订制。只一样,不能自己买。得去一家名叫通诚信的布行,拿着折子买。通诚信布行全国哪里都有,虽然钱已经存在折子里,伙计见了客人还是殷殷勤勤,布价不会抬高半分。师傅们早就给折子里存了钱,花艳君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但无论怎样,只能使折子,钱万万不会过花艳君的手。
梨园行的规矩,师傅们教会徒弟演戏,保护徒弟不受欺凌。徒弟们演戏赚了钱,那也是尽归师傅的。花艳君当小配角时,不赚钱,戏班只给一碗饭吃,叫“饭份”。待到一场戏赚一块现洋时,这钱就归了师傅。再等到成了角儿,一场戏赚十二块现洋,这钱还归师傅。一块现洋当时能买两袋白面,十二块现洋不是一个小数目。师傅可以为角儿的衣食住行买单,但这钱始终在师傅手里。
这钱到什么时候才能自己赚?照规矩,结婚三年内,包银归师傅。三年后,才能归自己。
是角儿啦,但一分钱不挣,这样的女人谁要?但偏偏就有那不计较的,愿意娶花艳君为妻。“公家台子”里有个人,名叫姚法礼,挺有文化,是当时进山中学的毕业生,在“公家台子”里负责记账,闲暇时给大家改改剧本。花艳君不识字,时常找姚法礼帮她纠正字眼。一来二去,两个年轻人互相萌生了好感。当姚法礼上门提出想娶花艳君为妻时,花艳君的师傅们提出了条件:一是谢师三年,花艳君三年内的收入全归邱家;二是花艳君这些年置办的行头,也得留在邱家;三是花艳君需给姥姥养老送终。
面对这些条件,姚法礼一口答应。两人欢欢喜喜地举办了婚礼,不少同行更是闻讯赶到,为二人演出庆贺。
婚后二人琴瑟和鸣,姚法礼时常教花艳君识字,一同钻研戏剧,生活十分幸福。婚后没多久,太原迎来了解放,她所在的戏班变成太原市人民剧团,她被大家称作——

  3 花老师

在剧团中,花艳君找到了自己的广阔世界。她不仅能将传统戏剧中的角色更加揣摩深化,还和大家一起排演了诸多新戏。她在《孔雀东南飞》中扮演的刘兰芝、《张羽煮海》中扮演的琼莲,使她在悲剧角色上臻于佳境。
在以后的几年里,花艳君多次代表山西戏曲界、代表山西社会主义青年团去北京参加全国性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中,她多次见到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包括两次受到周总理接见,还和胡耀邦主席合影留念。
当花艳君还是丑妮儿的时候,她许下的愿望是走遍广阔天地。而此时,天地已经尽在花艳君眼前。在电影《霸王别姬》中有这么一句话:人呀,得自己个儿成全自己个儿。就是这么一口心气儿,就是这么一份苦功夫,让花艳君自己成全自己,走到了最高最远的地方。没想到,这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1960年,花艳君出任太原市人民剧团团长,当时剧团迫切需要重新修建办公楼,但正逢三年困难时期,为了筹措资金,花艳君带领大家马不停蹄地四处演出,演出回来还要搬砖劳动。在如此高强度的劳作之下,花艳君的嗓病发作。剧团安排治疗了几次,却次次都因为持续劳累而复发,一来二去,花艳君的嗓子就此倒掉。对于一个戏剧演员来说,嗓子简直是她的生命,嗓子倒掉,以后可怎么唱戏呢?但花艳君来不及悲伤,因为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
“文革”中,因为丈夫姚法礼的历史问题,花艳君被牵连打成“潜伏下来的特务”“混进党内的异己分子”以及“反动权威”,不仅个人饱受羞辱和虐待,还被迫和丈夫儿女分居两地。在她受尽折磨的同时,孩子们缺吃少穿,而她的丈夫姚法礼也因为不堪折磨,撒手离开了这个世界。花艳君提出要求说想看丈夫最后一眼,却被一顿羞辱,骂了回来。
熬啊熬,也不知道凭着什么,花艳君终于熬过了这些年。
浩劫过去的第一个春节,花艳君和孩子们坐在一起,吃上了几年来的第一顿团圆饭。大家约定,高高兴兴过年,谁都不许哭。但孩子们都装着没看到,花艳君在七个人的饭桌上,悄悄摆上了第八副碗筷。花艳君也装着没看到,孩子们偷偷用手抹去的泪水。
她并没有因此认为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直到今天,她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对我挺好的。
——师傅们对我挺好的,丈夫和公婆对我挺好的,剧团的同事们对我挺好的,共产党对我挺好的,这都是她挂在嘴边的话。她忘记了命运给过她的种种磨难,她只记住了自己得到过多少,她愿意用自己的努力回报这一切。
平反以后,花艳君无法再上台演戏,便承担起了教授后辈的责任。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杆来扶持。田桂兰、武忠、张友莲、张翠英、张步昌、马兆录,这些颇有成就的晋剧表演艺术家,都出自她的教导。
她在太原市人民剧团任教多年,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传给后辈,回报给成就她的晋剧艺术。她指导学员们排练的《二进宫》《打金枝》《卖油郎》《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晋剧作品,至今仍活跃在戏剧舞台上。

  后记

在花艳君的书房门口,挂着一幅她亲笔写的书法作品,上面写着“踏踏实实演戏,清清白白做人”,花艳君说,这是她最爱的一句话。
她家里的茶几上,摆着孙子送来的时令水果;灶台上的锅子里,煮着女儿专门来为她做的晚饭;客厅里的墙上,挂着她和两个重孙的合影,祖孙三人笑得香甜。若是天气晴好,院子里的邻居们总会念叨,花奶奶该下楼晒太阳了,怎么还不见她呀?她一生渴望看世界,现在呢,世界就在她身边。
她已经那么老了,却依然稳稳地站立在这土地上,以一种颤巍巍的姿势。就好像岁月并没有从她身上带走任何东西,又好像,她心里那些东西和岁月无关。
也许是热爱吧,也许是执着吧,也许是坦然吧!再怎么熬难,这些东西都是磨不掉的。
就像见到她那日,虽有疾风劲吹,依旧阳光灿烂。

本报记者 康少琼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