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暖男”助产士 给人满满安全感

时间:2018年03月09日 05:0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晚报 > A版 > 10
分享到: 评论:

张卫兵正在照顾刚出生的婴儿。

    

    3月4日,零点20分,山西省儿童医院(山西省妇幼保健院)4层急诊室。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宁静,几个家属搀扶着一个步履蹒跚的孕妇走来,“快快快!要生了!”张卫兵引导产妇躺在床上,“你现在什么感觉?宫缩多久一次?”他一边问询,一边准备进行常规检查。听到张卫兵说话,疼痛难忍的产妇才发现,身边的助产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怎么是个男的?”产妇低声嘟囔了一句。“没事,你先放松,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换人。”张卫兵声音沉稳地回答。产妇没有再提这事,开始配合他的工作。随着宫缩频率的增高,产妇很快开到了3指,该进待产室了。
    张卫兵推动产床,穿过急诊室的门,通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来到待产室。安顿好产妇,张卫兵暗暗舒了一口气,这是他今天夜班开始以来,接手的第三个产妇。

    大学专业里只有两个男生

    一年多以前,当时25岁的张卫兵首次踏入山西省妇幼保健院,他对新环境充满了好奇,别人对他更充满了好奇。因为,在张卫兵到来之前,省妇幼还从未有过男助产士,张卫兵成了这里的“独苗儿”。
    张卫兵毕业于临汾职业技术学院助产专业,回忆当初选择这个专业,他说,“按我当时高考的分数,可以报考护理专业和助产专业,觉得助产比较冷门,我没多想就选了。”那一届招收的学生中,加上张卫兵仅有2个男生。毕业后另一名男生去了别的科室,只有张卫兵做了本行。
    朋友们知道他选了这个专业也曾表示质疑,“你一个大男人,学个什么不好,偏要学接生?”张卫兵的心里也直打鼓,自己走的这一步到底正确不正确。
    转折发生在张卫兵参加实习的第一天,科室派他进产房学习,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近距离地见证分娩过程。三名助产士围着产妇,一位帮助分娩,一位让产妇调整气息,另一位教她合理用力。产妇的呻吟回荡在产房,每个人都精神紧绷。
    时间漫长而又短暂,随着产妇一声痛苦的叫声,只见隆起的腹部突然一瘪,胎儿伴随着涌出的羊水落在了助产士的手掌中。“哇—哇—”小婴儿的哭声传出,这一刻,孩子有了生命,产妇成了母亲。
    张卫兵感到在场所有人的神经都慢慢放松了下来,他也深深感动于生命诞生的这神奇一刻。“他那么小,那么脆弱,让人觉得他生来就应该被好好呵护。而我用专业知识就可以做到这些,我第一次觉得我做的这个事儿挺好的。”

    男性助产士体力强有优势

    助产士的工作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经常是两种工作“一肩挑”。他们不光接生、侧切,还能及时发现产程中的潜在危险,正确评估新生儿状况,关键时刻给产妇加油鼓劲,看到产程停滞能帮助产妇调节呼吸顺利分娩。更进一步讲,他们要调动一切因素助产:要做基础护理、喂产妇喝水吃东西以补充能量,在这期间还得监测胎心、盯着肚皮与产道,时刻迎接宝宝降临。孩子出来以后,断脐带、称体重、擦净胎脂、阿氏评分,麻利处理任何意外状况,确保母子平安。
    为了确保母子平安,助产士在面对不同情况的产妇时常常面临考验。“如果来的是合并其他疾病的产妇,比如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重度子痫前期、合并血栓、前置胎盘等,我们工作时的心理压力就会很大,必须时时刻刻盯着,把握住每一个细节和动向,就怕出现什么问题。”张卫兵说。
    有一次张卫兵接收了一名怀有双胞胎的产妇,她患有高血压,体重也在200多斤。“这么多危险因素,对我们是个很大的挑战。”张卫兵说。那次他守在产妇身边几乎寸步不离,直到4小时以后顺利诞下宝宝,张卫兵才松了一口气。
    工作一整天顾不上喝一口水、夜班一夜不能合眼、没空上厕所、被产妇踢踹、被羊水“洗脸”几乎是每个助产士工作的常态,这时候男性的体力强就比女助产士显出优势。虽然工作充满了苦与累,助产士有一种甜蜜是无人能比的,他们每天都在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尽管新生儿身上沾满了血污,但是在张卫兵眼中,“新生儿真的好美,是一种简单纯洁的美。”说这些话时,张卫兵正坐在10平方米左右的男更衣室中,他和医院的其他3位男护士共用这个房间。
    里面陈设很简单,只有两张双层床、一排衣柜、一张桌子。桌子上散乱地放着几瓶已经被喝光的红牛和脉动,旁边还有一桶没被开封的方便面。“我们常常误了食堂的饭,所以有时候就在这凑合一口。”张卫兵说。至于床铺,也不是为夜班时睡觉准备的,很多次,一夜没合眼的张卫兵下班后,在这里倒头就睡,“一直从上午8点多睡到下午三四点,太累了,累得没劲回到宿舍再睡。”

    他就想成为合格的助产士

    刚参加工作时,每次见产妇之前,张卫兵心中都多少有点忐忑,“害怕人家不要我”。时间久了,心态也平和多了,“产妇在生孩子时,有一个男助产士在旁边,会给她们带来安全感。”在他看来,产妇在分娩时除了宫缩带来的疼痛,还有恐惧和孤独,这与医院产房装修是否豪华一点关系也没有。从业一年多来,张卫兵参与接生了近200位新生儿,一共只被拒绝过五六回。“绝大多数产妇都不会多说什么,只要对孩子好,就无所谓。”小张说。
    在产科,助产工作体力消耗大,男性体力比较好,能胜任更多的工作。“有时候我忙得都快虚脱了,更别提女同事了”。最忙的一次,张卫兵和其余四位助产士一晚上接生了11个孩子,“产房同时躺四个产妇,前脚接后脚地生”。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半,张卫兵和同事才下了班,“走路的劲都没了,脑子里还一直转着有没有遗漏的工作”。
    这位已经小有经验的助产士,在聊天时常常露出腼腆的神情,他家在忻州保德,说着一口带忻州口音的普通话,笑的时候会露出前排牙齿,同事形容这个小伙子身上有一种像阳光一样纯粹而温暖的东西。
    小张说,自己经常就被贴上“唯一男助产士”这个标签,他并不很在乎是不是唯一,但却真心想淡化这个称号的传播,还较了好久的劲儿。现在,小张想明白了,“叫我什么也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是想低头,尽快成为一个合格的助产士。”
    张卫兵身边的同事,大多经验丰富,“有的5年,有的10年,有的已经工作15年了。一个5年以上的助产士才能做到真正上手,”张卫兵说:“我还在学习阶段,需要不断积累经验。”
    在工作中,张卫兵和其他助产士一样担任着“无名英雄”的角色,产妇临产在即疼痛难忍,几乎没有工夫注意他的面容。从产妇独自进入待产室,到进入产房顺利生产,都由张卫兵和同事们陪伴左右。当产妇和孩子回到病房,家属们沉浸在添丁进口的喜悦中,很少有人能注意到这个悄悄离开的小伙子。
    张卫兵此时总是会回到待产室,等待下一位产妇的到来。他是这样,其他的助产士也是这样。
    小张的师傅史建芬是个经验丰富的助产士,在她眼里,这个小伙子“很稳,不急不躁的,有他在,还挺容易让周围人感到踏实.。”

    以后老婆生孩子,一定要亲自接生

    医院产科工作没有钟点,时间繁忙紧张,小伙子很少回家,“一年也就一两次,今年过年都是在医院过的”。直到正月十三,2月28日,刚下了夜班的张卫兵直接坐车回家看望父母,他可以在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正月十四再坐车回太原。
    嘘寒问暖过后,父母照例问起了儿子的终身大事,“没有合适的,也没时间找呀”。张卫兵的回答还是没有变。之前有人给张卫兵介绍了一个女孩,女孩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张卫兵很喜欢。“都怪我太忙了,人家联系我的时候,要不就是上班,要不就是补觉,常常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没多久女孩就不理我了”。
    已经26岁的张卫兵有时候也在幻想未来,“等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一定亲自接生,等孩子长大了我要告诉他,当年是你爸爸亲手把你接出来的。”
    根据国家卫计委发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全国年度分娩量为1760万,其中二孩占比达52%,助产士行业的人才需求将会变得更加迫切。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男助产士已经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
    太原市卫生学校招生就业办公室主任张雅静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开办助产专业到现在,还没有招收过一个男性学员。“大家的传统观念还在,”张雅静说,“不过,现在的孕妇越来越开明,绝大多数产妇都能将生育分娩当做自然的、类似医学手术的阶段,并不排斥接受男性助产士的帮助。”

本报记者 姚杨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