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精准扶贫的山西新路径

时间:2015-12-05 06:10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经济日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我要评论 A+ A-

    编者按:    习近平主席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强调,未来5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这无疑是一…
    

    编者按:
    习近平主席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强调,未来5年,我们将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这无疑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山大沟深、交通闭塞几乎是所有贫困地区的共同特征,也是制约贫困群众发家致富的“拦路虎”。
    近年来,我省持续改善贫困地区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使偏远山区在时空上发生巨变,致富通道随之打开。经过多轮扶贫攻坚,在很多边远贫困山区产业发展的积累效应正在显现。一些原先的贫困山区在盘活了自己的独特资源后,反过来成为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撑。
    “以前做梦也没梦见这好事。如今羊有了,棚舍有了,粉碎机、饲料钱都有了。”11月30日,在隰县靳杨养殖专业合作社,56岁的刘旭东在轰响的饲草粉碎机旁大声述说着他的好梦:去年秋天,他贷下5万元扶贫款,除去政府扶贫贴息,他一年仅负担500多元利息。不到一年,现在已有了30多只羊。“明年俺的羊就能超过100只了,加上承包地的收入,每年能收入8万块左右。”
    一直以来,我省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省份,“贫困”的帽子一戴就是多年。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在全省深入实施产业扶持、技能扶持、资本扶持等精准扶贫战略,脱贫致富的一个个死结被解开,一批批百姓摆脱贫困,走上致富之路。
    记者从省扶贫办了解到,今后一段时期,扶贫工作仍是全省最重大的民生工程,确保2020年将58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让329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决策体现在顶层设计中

    “我原来种了60多亩蔬菜,发展形势不错,想再多种点,可资金不足。后来,我从县农商银行贷了25万元,又流转了40多亩地,开始种西红柿、萝卜。”壶关县五龙山乡欢掌底村村民郑益民对未来充满信心。
    像老郑这样政府大力协调、金融机构积极参与、群众大范围受益的金融贷款项目,在壶关县比比皆是。
    山西能否实现全面小康,关键看太行和吕梁。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太行、吕梁占两片,这里山多地少、干旱少雨,信息交通闭塞,脱贫致富困难重重。
    “再难治的病总有对症的良方。”近年来,我省扶贫变输血为造血,在精准上下功夫。省委、省政府组织1.16万名机关干部,组成扶贫工作队驻村帮扶,以帮助贫困村制定一个脱贫致富规划、发展一项特色优势产业、解决一批民生问题等“六个一”为目标,一个县、一个村、一个农户地寻病根、找良方,对症施治。
    针对贫困户致富没产业,我省启动实施片区扶贫开发工程。省财政已连续4年投入扶贫资金11.2亿元,支持50个贫困县实施片区开发,2070个贫困村、58.7万贫困人口直接受益。
    2013年,全省启动实施百企千村产业扶贫开发工程,通过出台优惠政策措施,支持引导社会资本投资产业扶贫,开辟出政府创造环境、企业创造价值、农民增加收入的多赢路子。两年来,已有200多家省内外企业落地贫困地区,开工建设产业开发项目233个,累计完成投资近371亿元,带动近31万贫困户发展生产,吸纳贫困村近7万劳动力就业增收。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项项扶贫攻坚新机制陆续出台,源源不断地释放着改革红利。有媒体报道,正在编制的“十三五”规划将把扶贫开发放在重要位置,从顶层设计着手,谋划了一整套制度保障,尤其强调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充分调动各级党委政府主动作为抓扶贫。

精准蕴藏于扶贫实践中

    在天镇县说起王剑辉,当地百姓称他为“保姆县长”。
    2012年4月,王剑辉从国家人社部来天镇县挂职。在调研中,他发现天镇距北京不到300公里,交通便利,保姆劳务市场潜力巨大。王剑辉想,为何不把农村贫困妇女劳务输转作为脱贫增收的一个引擎呢?搞调研、访农户、跑市场,经过几年的不断实践与探索,逐渐催生了“天镇保姆”这个家政品牌,并走俏京城。现已转移输出2400多人,每年可创收8000多万元。
    就扶贫而言,王剑辉感受良多。他说,要扶经济之穷,必须先扶观念之贫。在农村,无论是发展产业还是外出务工,都需要掌握一定的技能。没有人力资源支撑,产业发展不会开花结果;没有一技之长傍身,劳务经济不会硕果累累。
    2014年9月,程万军作为国家卫生计生委对口扶贫干部被派到永和县任职,担任该县副县长,被媒体称为“核桃县长”。
    初到永和县,程万军就被这里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久居北京的他对亲近自然充满了渴望。然而,在感受到了好山好水好空气的同时,他也感到了村民们收入的困顿和生活的艰辛。
    经过多次的实地摸底、调查,2014年10月13日,程万军在众筹网发起名为“永和核桃圆孩子书屋梦”项目。
    “土”产品加上“洋”外衣,效果立竿见影。30天筹集资金86万元,后续销售核桃200余万元,让当地群众切身感受到了“互联网+”在增收中的作用。
    “长期以来,农产品信息不畅,销售渠道单一,导致大量农产品滞销,严重制约着贫困户脱贫致富。”程万军感到,让扶贫搭上电子商务快车,不但促进农村经济转型升级,而且还让群众开阔了眼界,解放了思想。

    目前我省共有15个国家部委、8家央企,帮扶全省35个国定贫困县,实现了国定贫困县中央单位帮扶的全覆盖,为当地经济发展和农民脱贫增收注入了新能量、新动力。创新彰显在路径选择上

    “鼓励有良心有规模的企业参与产业扶贫开发。”站在绿树葱茏的山坡上,民企老板张子玉说,就冲着省委、省政府的这句话,他投资2000多万元在吕梁市信义镇康家岭村搞起了泰瑞农林牧场。
    两年多来,泰瑞农林牧场已发展为绿色循环生态农牧基地,建起蔬菜大棚25座,养殖生猪1000头、鸡2万只、羊600只,年加工农副产品20万斤,植造防护林、经济林各1000亩。
    “有泰瑞的带动,俺们不仅有了地租收入,还能在家门口打工挣钱。”正在农林牧场打工的康家岭农民康俊说。
    2013年,我省出台优惠政策支持引导企业参与产业扶贫,使贫困地区的农业投资快速增长。仅两年时间,全省农业投资由2012年的313.5亿元猛增到去年的887.7亿元。省内国企、民企和省外知名企业共200多家在贫困地区建设扶贫项目233个,带动1768个贫困村、31万贫困户发展生产。
    吕梁山脉深处的娄烦县天池店乡白家滩村,原是个“扶不起”的穷村,全村158户人家,贫困户就有95户。
    “你们肯定不会想到,俺们村养鸡脱贫是靠‘众筹’。”指着一排排灯火通明的现代化鸡舍,村支书尤爱忠自豪地讲起了该村“借鸡生蛋”的故事:两年前,山西证监局扶贫工作队进驻白家滩村,筹措资金170多万元,并依据不同情况借给贫困户,让他们入股合作社做了股东。同时,利用省里贴息5%的优惠政策打出扶贫资金组合拳,将合作社借款利息纳入贴息范围,既打通了关卡,又减轻了养殖场的经济压力。
    目前,白家滩村已建成现代化养殖场,贫困户全部变成了股东。扶贫工作队队长张霞满怀信心地介绍说,今年全村贫困户户均保底收益将超过2000元,明年养鸡规模将达到5万只,户均分红将达万元,两年后养殖产值将达到2000万元,贫困户户均产值5万-6万元。
    去年,我省创新金融扶贫机制,在吕梁、太行21个片区扶贫攻坚县,每县注入500万元财政扶贫资金作为扶贫贷款风险补偿金,由金融合作机构放大8倍以上向贫困户和扶贫企业发放贷款。今年省政府又新增财政扶贫资金2.41亿元,金融扶贫已在贫困县全面推开。
本报记者 张云

( 责任编辑:孟小博 )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友评论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视频新闻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