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赫塔·米勒——陌生的风景(图)

时间:2009年10月13日 00:52 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首页 > 三晋都市报 > A版13-24 > A22
分享到: 评论:

“以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平白,描写无所寄托的状态”


编者按


德国女作家赫塔·米勒无疑是国际文坛2009年最大的黑马,10月8日她爆冷获得了本届诺贝尔文学奖。也正因为如此,人们在大呼意想不到的同时,也对今年的文学奖得主为什么会是赫塔·米勒而众说纷纭。米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没有其他的风景可以展现给读者,我能展现的,只能是那个我所来自的、我所熟悉的风景”。她的出现,使得一些人开始追问:诺贝尔文学奖究竟是一种庄严的仪式,还是华丽的游戏。


“跨文化”成得奖秘诀


若不是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56岁的德国作家赫塔·米勒恐怕要很久以后才会为中国人所知。在大陆没有任何译本,在台湾仅有一部作品出版,这位在罗马尼亚出生的德裔女作家在中国的知名度可以说是几乎为零,但在世界文坛,赫塔·米勒却因为作品描绘了罗马尼亚特殊时期的政治现象和流亡的漂泊无依,而被称作“当代最值得信赖的作家”。


对于获奖的原因,北京大学德语系教授潘璐和李昌珂一致认为,是“跨文化”的背景让赫塔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赫塔1953年出生在罗马尼亚,却是德国裔,她的所有作品也是用德语写作。“她本是西欧后裔,却出生在东欧;经历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这种经历让她可以更好地展现东西方不同文化背景的冲突和融合。”潘璐认为,“跨文化”写作已经成为当代文学的一种潮流。


李昌珂则认为,赫塔在德国文学史上都是极为特别的个例。1982年,赫塔发表第一部作品——短篇小说集《低地》,“那时德国文学史上正流行着一股浪潮,那就是‘外来者的文学’,生活在德国的外籍人士描写了一大批以异乡人在德国生活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为德国文学刮起了一股清新之风。”李昌珂认为,赫塔的作品也应该属于这批“外来者的文学”,但她更为特别的地方在于,她生活在罗马尼亚,因此她的经历、视角,和生活在德国本土的作家又不一样,更加多元。


平时还需要打工


十年前,德国著名作家格拉斯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相比于格拉斯,赫塔·米勒更像是德国文学中的‘局外人’”,李昌珂认为,赫塔·米勒在欧洲文学圈子里只能算得上是“业余作家”,平时还需要打工。这种欧洲文学的体制类似于中国的作协,虽然都是作家,但称得上专职作家的只有少数。“赫塔的作品是一种自白文学,主要还是以回忆往事,反思历史,描绘那些失去家园的被压迫者的命运为主。”李昌珂这样概括她的写作特点。隐喻、转喻、象征、暗示这些含蓄的表达方法使赫塔的作品与众不同,而这一切都起源于她作品的政治敏感性。


赫塔·米勒的作品大多关注政治体系,这与她的经历有很大关系。赫塔1953年出生在罗马尼亚,但却是一个德国后裔,来自一个讲德语的罗马尼亚少数民族家庭,父亲在二战期间在德国党卫军中服役。她从小讲德语,她的所有作品也是由德语写就。


会两种语言的赫塔·米勒毕业后做了翻译,她的才华被罗马尼亚国家安全部看上,并且想邀其合作而遭其拒绝,之后她被翻译公司开除。随后,她通过在幼儿园教书以及做德语家教谋生,并嫁给了另一位小说家理查德·瓦格纳。


在翻译公司任职期间,她写作了短篇小说集《低地》,这篇小说并未通过罗马尼亚当局的审查,但手稿却在德国出版,并引起了强烈反响。之后的法兰克福书展,她在那里公开发表演讲,反对罗马尼亚的管治方式。她还曾直言不讳地批判东德作家和秘密警察的合作。因此,她的作品被禁止在罗马尼亚出版。1987年,失去工作的赫塔·米勒与丈夫逃到西德,1995年起成为德国语言和诗歌科学院成员。


流亡放逐是主题


米勒在罗马尼亚生活的经历令其终身难忘,尽管离开罗马尼亚已经20年,然而压迫与流亡、放逐与极权却成为其小说和诗歌的主命题。


米勒第二部长篇小说《宝贝》反映了知识分子的恐惧心理、被叛卖的友谊、反抗和顽强地求生。小说中带有强烈的自传色彩,它形象地再现了作者在齐奥塞斯库时期的个人经历。其最新的小说英文版《我所拥有的我都带着》出版于今年8月。书中主人公依然是位被放逐至劳动营的17岁男孩的遭遇。然而,这种对自我经历的描述,在米勒的创作下,既不是回忆录或自传,也不是对现实生活的直接再现,而是感觉的自我虚构。


米勒擅长描写罗马尼亚裔德国人在苏俄时代的遭遇,她的作品总能从内心出发,并带着较为浓重的政治色彩。处女作1982年在罗马尼亚用德语出版,并成为禁书,一时引起广泛争议。代表作品有《我所拥有的我都带着》《光年之外》《行走界线》《河水奔流》《洼地》《那时狐狸就是猎人》等。中文译本有台湾时报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风中绿李》。


本报综合


争议一 米勒获奖:她算不算名副其实


这是当之无愧的真正赞美


诺奖授予辞里赞叹米勒“少数民族语言运用的独到性”使之文学作品兼具诗歌的凝练。这是当之无愧的真正赞美,实际上,我们之所以愿意在中文匮乏的环境中 “转战”别语寻觅米勒的小说,恰是因为米勒小说语言具有的无可匹敌的质感、奇幻以及穿透力,尽管有“美文不可译”的教训,但当你看到“汉化”后诸多诺奖小说的苍白,略加对比之下,感佩米勒远胜于村上、拉什迪、莱辛之流。比如:《译林》中《黑色的大轴》仅一个开头就让人洞悉其构造意群的出众能力:“井不是窗也不是镜子,向井里望久了,常常会望进去。那时,外公的脸就会从井底升起,停在我的脸旁。他的双唇是水。”


唐学鹏/文


文学价值未得普遍的认同


毋庸置疑,赫塔·米勒的获奖,更多因其作品所涉及的内容,而非作品的文学价值本身。作为曾遭受迫害的少数民族,赫塔·米勒在3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将其本人和其所熟悉的、东欧少数族裔和边缘人在冷战铁幕后的苦辣酸甜凝入笔触,勾勒了昔日东欧社会的场景,揭示出鲜为人知至少鲜为铁幕另一端许多人所知的一片暗影,一段辛酸,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但和这些作品的社会价值相比,其文学价值至少在今天尚未得到普遍的认同。如果赫塔·米勒不是一名来自昔日东欧社会的作者,没有独特的民族属性和身世经历,不曾被罗马尼亚情报部门相中又为其本人拒绝,如果她的作品不是30年如一日地执着于特定的创作题材,很难让人信服她的获奖比诸如村上春树等人更名至实归。


陶短房/文


争议二 诺奖情结何去何从


我们有我们的茅盾文学奖


实话实说,这几年的诺奖得主得奖之前,帕慕克我依稀听说;多丽丝·莱辛我只看过《金色笔记本》,并且不甚欣赏;惟有克莱齐奥,我年轻时就读过他的《诉讼笔录》,不禁十分自得——但书的内容我早忘得干干净净。


轮到今年的赫塔·米勒,我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但我不以为耻,只是叹息说:诺奖,越来越小众了。


多年来我们都以为诺奖是一项国际性大奖,排排坐,分果果,亚欧美非一视同仁。骨子里再有偏见,大面上总还过得去。然而转眼之间,欧洲作家已经连年得奖,十年间,只有两位非欧洲作家得奖。在102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中,欧洲作家总共占了79人。


而且,诺奖最迷恋离乡背井者的创作,远有索尔仁尼琴,近有赫塔·米勒,其他人等更不用说了。这是一种俯瞰的视角:你们从地狱投奔天堂了,OK,说一下地狱故事吧,让我们的怜悯“有的放矢”。


中国作家,多少都有诺奖情结。我现在越发觉得,可以休矣。毕竟作家的天职之一是取悦读者,尤其是母语读者,所以安安心,好好写自己的东西,才是正理。而且,我们有我们的茅盾文学奖。


叶倾城/文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我不知道阿来所说的诺文学奖有“三分之一是不入流的”的结论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位国内曾经的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有权利去质疑诺文学奖的客观公正,但却一定要注意到诺文学奖不是国内茅盾鲁迅文学奖的评选,他们的眼光不仅仅在停留于主流文化的上层建筑上,而且还难能可贵地注重民间文学家的佼佼者的选拔上,人家一不靠关系,二不靠人情,三不靠上级指定,四不靠论资排辈,只靠作品说话,这是我们传统文学奖所欠缺的。


何况这几十年来诺文学奖一直在向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靠拢:北岛成为2008年成文学奖热门人选、李敖成为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王蒙曾连续四年获文学奖提名、沈从文1987、1988年入文学奖终审名单,甚至林语堂和鲁迅也和诺文学奖失之交臂。既然诺文学奖评选者始终把审视的目光投向中国文学以及作家身上,我们就不应该气馁,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江 左/文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