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大湄公河选载(7)

时间:2018年03月09日 05:08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三晋都市报 > A版13-24 > A14
分享到: 评论:

    

    来自“娘胎”的天赋与一路成长,使澜沧江-湄公河成为“东方多瑙河”,从“多彩”的查加日玛峰,到“绿廊”安南山脉,从白云游牧的草原,到沃畴连绵的平原,从冷峻的油麦吊云杉,到挺拔的望天树,从凶悍的野牦牛,到森林的王者大象,从依山而建的“宗卡尔”,到临水而居的高脚屋,从神奇的“鹿神舞”,到宁静的《森林的低语》,无不与多瑙河一样美丽、诗情、浪漫。
    多姿多彩的河流,哺育了多姿多彩的民族。在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生活着300多个(包括跨境而居的)民族和部族,其中越南有54个民族,柬埔寨有20多个民族,泰国有30多个民族,缅甸有135个民族和部族,老挝有三大族系(老龙、老听、老松)68个民族和部族。每个民族和部族都有自己的历史传统、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即使同一个民族和部族也因地域不同而有所不同。在众多的民族和部族中,有90多个沿河而居,正如傣族所言,“泡沫跟着波浪漂,傣家人跟着流水走。”这些民族和部族,大多既勤劳又能歌善舞,只要踏入他们的土地,就会受到无可阻挡的感染,甚至会影响你的一生。
    上世纪20年代末,一个湄公河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位穿着旧真丝裙衫,戴着玫瑰木色男式平檐呢帽,梳着两条辫子的法国少女,独自斜倚在渡船旁。河水的波光,照在黑苍苍的船舷上,也照在她脸上,看上去有些痴迷。她从越南的沙沥而来,要到河那头100公里外的西贡去。在老旧的渡船上,她邂逅了一位身穿浅色柞绸西装,派头十足地抽着英国香烟,祖籍远在中国东北抚顺的帅哥。这个帅哥叫胡陶乐,“乐”得她从此掀开浪漫的一生,真丝裙衫飘啊飘的。两年后她回到法国,在一个又一个情人的相伴之下,由一位少女变成古稀老人的时候,写下了著名的自传体小说《情人》,一下子感染了世界。
    她在书中深情地写道:
    对你说什么好呢,我那时才十五岁半。那是在湄公河的轮渡上。
    河水从洞里萨、柬埔寨森林顺流而下,水流所至,不论遇到什么都被卷去。不论遇到什么,都让它冲走了。茅屋,丛林,熄灭的火烧余烬,死鸟,死狗,淹没在水里的虎、水牛,溺水的人,捕鱼的饵料,长满风信子的泥丘,都被大水裹挟而去,冲向太平洋……
    她就是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在晚年的光景中,尽管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满头金丝已灰白,杜拉斯对她往日的情人,对湄公河仍充满怀念,那“被大水裹挟而去”的实在太多了,不单单是她写出来的,没写出来的还有许多许多。比如对寺宇的记忆:“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在澜沧江-湄公河流经的大地上,可以说佛教就是生活本身,每天炊烟与香火一同消长,一道迎送日出日落。除了佛教,还有基督教、伊斯兰教、中国道教、新兴宗教等等,是世界上宗教最复杂也最包容的地区之一。澜沧江-湄公河也因之被称为“众神之河”。
    公元前3世纪吧,佛教从印度开始外传,传入中越等地的为北传佛教,传入中国西藏地区的为藏传佛教,传入湄公河流域大部分地区的为南传佛教。全世界大约有3亿佛教徒,其中90%就集中在亚洲,而湄公河流域又是亚洲最集中的地方,除越南(将近60%的人信奉佛教)相比之下要少一些外,老挝、缅甸、柬埔寨、泰国都在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有的甚至将佛教定为“国教”,在社会、政治、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比如缅甸,男人一般都要出家,出家是他们人生的必修课,被视为人生的两件大事之一,另一件大事是娶妻生子。不论年龄大小出身贵贱,谁想出家都可以,连当兵的也一样。而且袈裟远比军装神圣,昨天还对你扯淡的上司,今天会谦卑地向你道贺,如果赶上献袈裟节,还会向你献上一袭袈裟。假如是孩子的话,就更非同一般了,意味着他要成人。在剃度的前一天下午,要举行隆重的游行仪式,戴上精美的“王冠”,穿上华丽的“王服”,骑在高头大马上,前呼后拥地去游行。第二天正式剃度时,先在鼓乐的簇拥下,乘车环绕金塔一圈儿,然后“剃发,穿袈裟,听戒规”。到了第三天,家里还要请法师在临时搭起的彩棚里诵经,家长手持小壶或水杯一边聆听,一边把水慢慢倒在盘中或地上“分福”,将孩子剃度所积的功德,同大家一起分享。
    至于出家时间的长短,孩子也好大人也罢,完全由自己决定,可以终身皈依佛门,也可以是几天几十天。比如缅甸的前总统吴登盛,2016年一下台,就到达曼巴迪善寺庙祝发空门,虽然只有短短的5天,可一旦穿起袈裟,人们就把他当出家人看待了,即使是总统也不例外。不管长幼尊卑,包括自己的亲人,都会对你恭敬有加,在寺庙里给你磕头顶礼,在寺庙外面碰上也会合掌避让,直到你哪天又还俗了,方才恢复如常。
    “一人出家,万人沾恩”,“恩”在金碧辉煌的佛寺,“恩”在至高无上的佛祖。在湄公河流域,所到之处几乎都有佛寺,仅老挝就有5000多座,寺院已不单单是传播佛经教义的场所,“而是集文化、教育、体育、娱乐、工艺、文学、艺术等各方面于一身”。在老挝人看来,“拥有财富并不是人生的终极价值”,好多人辛苦一生,临终时却把财富捐给了寺院,他们认为“价值连城的寺院比百万富翁更有意义,意味着坚定的信仰和纯净的心灵”。还有到处穆立的佛塔,在缅甸的“万塔之城”蒲甘,2000多座佛塔散布于伊洛瓦底江江畔,只要你走出家门,迎面而立的就是佛塔,合掌相逢的就是菩萨,每一步都在佛的普渡之下。
    每天日出东方,最先照亮的便是佛塔,金光灿烂得像点燃一般。瞭望到灼目的佛塔,也就瞭望到了佛的金身。还有寺院里的菩提树,也最先“觉悟”阳光的到来。菩提树又名思维树、七叶树、毕钵罗树,那如心的叶子“有细长的蒂,风微微吹过时,一树的叶子都会颤动,好像灵敏颖悟的心,在感受四方来风”。因佛祖曾于此树下“成道”,被僧众视为“圣神之树”,成为大彻大悟的象征。在印度被奉为“国树”,每个佛教寺院至少要种一棵。
    公元502年,第一棵菩提树传入中国,是由天竺智药三藏大师带来的。他将树苗种在广州的法性寺(今光孝寺),并预言道:“吾过后170年,有肉身菩萨于此树下开演上乘,度无量众。”正如他的预言,后来“肉身菩萨”六祖慧能来到法性寺,“大开东山法门,首次弘扬他创立的顿悟学说”。在此之前,禅宗五祖因传承衣钵,由高徒神秀和当时还在做火头僧的六祖引发的一场“菩提有树无树”之争,至今广为中国人乐道。
    与智药三藏大师相隔将近1500年后,又一棵菩提树来到中国,这次带来的人是印度总理尼赫鲁,他将树苗作为珍贵礼物,赠送给毛泽东和周恩来,栽种在中科院北京植物园。这棵由枝条精心培育成的菩提树,与佛祖当年成道的圣树“一脉相承”。之所以说“一脉相承”,是公元前3世纪的时候,阿育王之女僧伽蜜多(Samghamitta)前往锡兰(今斯里兰卡)时,将从佛祖圣树上剪下的一根青枝,带到了锡兰的阿努拉德普勒,在那里接受阳光雨露,长成茂盛的大树。后来佛祖成道的圣树受劫,印度便从阿努拉德普勒已成“唯一血脉”的菩提树上剪下枝条,带回去重新培育出与佛祖圣树“一脉相承”的菩提树。现在印度佛教圣地的菩提树,都传续着当年圣树纯正的“血脉”。

黄风 籍满田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山西新闻网招募第六批特约摄影师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